行政院以多國出現新冠肺炎第二波疫情,衝擊台灣製造業和觀光等產業為由,將於兩周後提出2000億元的追加紓困特別預算,爭取在立法院二次臨時會通過,刻正盤點持續受創產業之所需,主要包括製造業營運資金補貼及艱困產業薪資補助、會展產業紓困補助,專營國外旅遊旅行社和機場免稅店補助、振興三倍券經費、防疫物資、疫苗採購和研發經費等。

政府願意繼續投入資源,協助受疫情傷害仍深的觀光旅遊等行業,或衝擊逐漸顯現的製造業,當然是好事,值得肯定。但是,由目前的構想來看,卻也顯現幾個明顯問題,值得政府記取教訓,以免一誤再誤,淪為「不會做事的內閣」。

首先是「紓困3.0」的內容,明顯地包含了防疫、紓困和振興,但明明目前已經進入了振興階段(三倍券),卻還在大力挹注防疫和紓困的需求,顯示紓困1.0和2.0的規畫不準確和不足夠。特別是在「不足夠」上,專家學者從一開始就對規模太小告誡再三,但政府卻一意孤行,認為台灣疫情有限,採用了全球同級國家中規模最小的紓困方案。如今3.0的規模是1.0和2.0的總和,但政府口頭不願承認,卻以行動來表達自己規畫能力不足,也不願參考外界意見所導致的失策,終於必須以3.0來進行補救。

其次,在「不準確」上,除「防疫」最為緊急之外,「紓困」和「振興」根本就是一回事;因產業若得以振興,連帶就會對企業和雇員產生紓困效果,故歐美先進國家不會去分別紓困和振興。但蔡政府卻自創一格且沾沾自喜,堅持必須紓困完畢後才進行振興,徒然浪費寶貴救命時間、扼殺許多含冤倒閉之企業,殊屬不智。現在2.0的「振興」三倍券還未發放之下,就要回頭以3.0再次「紓困」、甚至「防疫」,還偷偷塞進了「研究發展」這種根本不屬緊急迫切性質的特別預算項目,不覺得自我混亂矛盾、缺乏救災和紓困效率?

其三,不願採用美國式、功能性的補助模式,堅持對主觀認定受害嚴重的行業進行補助,就會有掛一漏萬、治絲益棼的狀況產生,這也是外界一再告誡的。但政府可能企圖獲得「感恩戴德」的政治效果,堅持要由其認定受補助行業,果然就產生了會展、免稅店等產業被遺漏的現象。試問,若非資金雄厚,被遺漏行業的企業豈不早成了冤死鬼,該向誰去索賠償命?

最後,紓困2.0中對受創產業的補助,是對製造和服務業一體適用。其實,製造業出口受疫情影響有限,衝擊顯著低於服務業;但3.0中卻又凸顯製造業受到影響,似乎會成為3.0的紓困重點,這明顯在偏袒製造業。放無薪假的製造企業極可能是產業發展變化造成結構變動所致,並非疫情衝擊導致,若不分青紅皂白就要大啖3.0大餅,對眾多因等不到紓困而自我了斷或裁員的服務業業者明顯不公,政府必須自我節制,以免付出高昂的政治代價。(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全球商務系兼任副教授)

#企業 #振興 #紓困 #產業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