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剛服兵役時,我曾根據他的初步體驗寫了〈當兵4個月的台灣〉。最近他退伍返家,有了完整經驗,剛好這一陣子部隊頻出狀況,所以我根據他的敘述再作一篇〈當完4個月兵的台灣〉。對今天台灣中年以上的男性而言,當兵是幾十年前的事,軍旅記憶還停留在當年,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模樣?其答案其實也說明了台灣整體內在體質。

軍事人員養成不外乎三者:訓練管理、精神教育,以及物質待遇。這三者的綜合狀態決定官兵的素質,並決定武器使用的效能,從而表現出戰鬥力。以下是依兒子口述所記:

4個月兵役的頭個月是新兵訓練,包括基本訓練、操槍和打靶,後3個月則是上課和整理環境,空閒很多。每周六清晨出營放假,士兵們搭巴士到台北,隔日下午再搭車回營。回來後沒有「收心操」,而是各自閒散,一直到入寢。平時士兵們的手機被集中管理,不過各級軍官可持手機。沒事時,可見長官們都個個低頭滑手機。過去澡堂是中央一個長形的水槽,全連士兵裸身圍在四周,用水桶裝水潑身洗澡,只有冷水。現在則有單間的沐浴室,用蓮蓬頭洗澡,有熱水。洗澡要排隊,比較費時。

至於伙食,「我走到餐車前,打飯班的弟兄兩眼無辜的看著我,匆匆忙忙的將食物盛進餐盤。回座位後,我仔細端詳手中的午餐,幾條泡在油裡的筍乾、幾片高麗菜、3條海帶、1顆貢丸,以及1支小小的雞翅,稀疏散落在格子裡。這樣的份量連一位孩童都無法餵飽,何況是成年男士?我與鄰兵盯著眼前的景象發呆片刻,緩緩夾起食物,先將每一道菜嘗過一遍,沒有一個是熱的,味道就像廉價旅社供應的早餐。」基本上,4個月兵役的伙食就是如此,吃不飽可以添加飯菜,但食物品質在水準之下。部隊每人每餐伙食費是打預算的,這種餐恐怕30元都不到。天曉得錢到哪裡去了?難道只會花大把鈔票跟美國人買過期武器嗎?

對於營長來說,輔導役男退伍前簽職業軍人是重要任務。新訓後,就有不同單位人員來連部做說服工作,理由不外乎一個月保證4萬元薪水,可以同時進修深造等等,不過最後留營的人很少,營長對績效很不滿意。兒子的一個原住民同袍留營了,理由是家裡需要他一份固定的收入。莒光日還有,但已經沒有國家民族的精神教育,多是觀看招募入伍的宣傳影片。

簡單說,這樣的部隊無論訓練、管理和精神都是鬆弛的,即使日常物質待遇也不好。很多基層軍官素質不佳,經常髒話掛嘴邊。無論接受與否,我們這代過去所熟悉的從黃埔建軍、東征北伐、抗戰,頂天立地的國民革命軍,真得已經沒了。現在的軍隊是一支訓練管理鬆散,沒有中心思想,等著下班放假的地方部隊。

每次蔡總統視察演習時,都重覆強調「國軍不畏戰」,部隊演習意外喪生的官兵越來越多,難道是偶然的嗎?蔡政府的權力體系是依靠斬斷歷史、綠色網軍仇恨言論、無條件緊貼美國、吹牛受國際支持,以及用權和錢操控體制和輿情。不用吃苦,無需堅忍,只要共同製造假象就可換得好處,而官兵正是「權力食物鏈」最底層的犧牲者,卻要在前線拚死保護一堆刻意煽動對立以獲利的投機者。如此權力表面上堅如磐石,其實是海市蜃樓的幻影,結局必將是在大重擊之下瞬間瓦解。

#官兵 #洗澡 #伙食 #兒子 #兵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