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2008年金融海嘯後,全球保險業之清償能力監理即邁入嶄新階段,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與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surance Supervisors;IAIS)比照系統性重要銀行(Domestic Systemically Important Banks, D-SIBs)針對系統性重要保險公司(Global Systemically Important Insurer,G-SII)擬定類似資本監理規範。

基於人壽保險公司與銀行不同業務屬性與資產負債表結構,財務槓桿、資本效果、損失吸收能力與金融體系間交易依存度差異,就長遠產業發展與增進社會福祉而言,宜釐清壽險業和銀行間之異同,建立屬於壽險產業的審慎監理政策。

首先,簡單比較壽險業與銀行間差異:

●系統性風險─銀行於自有金融體系內運作,透過無擔保和有擔保同業拆借直接反映至資產負債表,具有高度系統性與傳染性風險,保險公司主要依據大數法則的風險定價與開放式的跨境再保險人移轉風險,再保險機制可分散保險人之巨災風險,因而整體系統性風險較低。

●流動性風險─來自企業與消費者的存款是商業銀行負債的主要項目,基於負債期間較短,流動性風險管理是銀行的首要議題,相較於壽險契約特性,壽險公司之負債期間長,同時基於契約解約可能不利消費者,流動性風險相對較低。

●風險調整差異─銀行透過不同到期之債券交易,調整資產負債表中負債的存續期間。壽險公司則不具負債期限的轉換機制,而是負債導向投資,強調資產負債管理,由於長期資金特性,與短線槓桿投資機構相比,市場風險的承受度相對較高。

●支付與結算功能─銀行透過信貸,屬於經濟發展重要的金融支付體系。壽險公司的債務與增加市場貨幣供給量無關,屬於流動性低的保險給付與賠款,亦無支付或結算功能。

其次,歸納壽險業與銀行間經營相似處:

●金融中介角色─銀行與保險公司均為金融中介機構,主要持有金融資產,保險公司收取保費後所累積負債為保單持有人債權,透過資產運用達到資本效益與分配功能,為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資金來源。

●投資者角色─銀行與保險公司皆為金融市場投資人,而保險公司因承保風險而收取保費,持有多元投資組合,包括政府和公司債券、股票、不動產及基礎設施融資等標的。

財務槓桿,資本效果和損失吸收能力對壽險業之系統性風險管理意涵為何?

●財務槓桿─系統性風險的首要來源為財務槓桿,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主席曾表示,銀行業務主要是基於財務槓桿。對於保險公司而言,負債主要為保單持有人之責任準備金。

若將財務槓桿比率定義為淨值對負債比率更能反映保險公司之履約責任。對於銀行而言,提高資本計提可控制財務槓桿,達到去槓桿效果。但基於契約承諾,保險公司無法降低有效契約之既有保險負債。

●資本效果─控管銀行系統性風險的關鍵是資本,除限制財務槓桿外,並增強損失吸收能力。發生流動性風險時,須以充足資本為前提。對保險業而言,資本強化是確保最終消費者權益。當資產遭清算,通常耗時多年,要確保足夠資產償還負債。

因此,提高銀行資本有助於避免系統性風險之衝擊與蔓延,而保險公司增資,主要增加資產支付保險負債,但無涉及整體金融穩定功能。

●損失吸收能力─對銀行而言,損失吸收能力可以透過檢視普通股權益比率。保險業除自有資本外,透過保險契約的設計,相較於銀行的普通股,保險契約亦具損失吸收效果,但仍面對市場利率與匯率變動的顯著影響。

銀行為金融系統核心,系統間緊密運作,因此控管傳染性和系統性風險尤其重要。基於壽險業與銀行業務面對風險差異,接軌國際保險監理官協會發布之保險資本標準(Insurance Capital Standard, ICS)時,應考慮產業特性構思合宜監理,增加資本是降低壽險業系統性風險的工具之一,參酌過往退場實務經驗,對特定系統性風險而言,增資外之輔導機制將同等重要。

#性風險 #資本 #保險 #資產 #壽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