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司法院祕書長兼任發言人的大法官呂太郎,上周解釋他去總統官邸「心中無鬼,何懼之有?」但法界狠酸說他是發言人的最差示範,難怪司改政策總說不清楚,呂的發言屢屢「甩鍋」,讓人民對司法公信力失去信賴。

呂太郎在被爆料曾「應召」進總統官邸後,於法官論壇解釋為何要去見總統,但他的說詞反而成為許多法官們調侃的重點。

就有法界人士戲稱,未來法官言行遭民眾檢舉,都可以引用他的說詞來答辯,例如被投訴開庭態度不佳,法官可以回稱,沒有對任何人喝斥,只是「要求」律師或當事人要多善盡職責、注意態度而已。

或是,法官去了不該出現的場所,或提供不適當人士法律意見,可辯解「心坦蕩蕩,我行方正正」且在法官到場前,現場討論的過程都不知曉,是以友人的立場,在公開場合說明「過去」經辦的案件,不是對現在或是未來案件表達看法,不涉法官審判獨立。

更有人把當年司改國是會議,將終審法官的任命權由總統圈選一事,再拿出來譏諷,指這項爭議後來呂太郎跳出來承認,對外發言聲稱是自己決定,與司法院長及總統無關,相當「勇於任事」、承擔一切質疑聲浪,是司法界「優秀人才」。

法界狠酸,若司法院對外發聲管道,還是像呂太郎一般官僚發言,自我感覺良好,恐怕司法信賴及司改滿意度,只會溜滑梯往下掉。

#最差 #總統 #發言 #信賴 #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