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在520就職演說中強調「兩岸和平穩定」對於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但在過去兩個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和中共推出《香港國安法》的影響,兩岸關係不但未見改善,反而有日趨惡化的跡象。加上最近中美在台海周邊地區的軍事角力,台灣隨時都有可能因任何一方的「擦槍走火」而捲入戰爭的漩渦。

台海形勢會出現兵凶戰危,主要因為台美中三邊關係形成的「兩個對抗」,以及兩岸對於三方政策的「三個誤判」。

「兩個對抗」指的是:中美關係已從「戰略競爭」升高為「戰略對抗」;兩岸關係則從「冷和平」轉為「冷對抗」。這兩個對抗看似各自獨立,實則相互連動,且越來越接近美國學者杭廷頓筆下的「文明衝突」。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如果認同政治成為三邊關係的遊戲規則,那相互妥協的空間就縮小了,兵戎相見的危機就升高了。

川普在移民和種族問題上的言行,長期以來就被視為帶有濃厚的種族主義色彩。川普以「中國病毒」稱呼「新冠病毒」引發爭議,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中國問題專家甘思德認為,這樣的用詞會讓中國大陸有人解讀「美國人普遍仇視和恐懼的不只是中國共產黨,還包括中國及全體中國人。」事實顯示,「反中」不但是目前美國跨黨派的政治主流,對中國抱持負面觀感的美國民眾比例也高達66%。

兩岸同文同種,民族和文化認同不應成為制約兩岸關係發展的因素,但中共指責民進黨政府對內推動「去中國化」,對外採「聯美抗中」的政策,在內外政策結合之下,中共會認為兩岸對抗的本質已從「內部矛盾」升高為「敵我矛盾」。當中共因此決定武力犯台的時候,它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擺脫「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形成的心理束縛。

誤判則會加速和升高兩岸對抗,進而產生戰爭危機。「三個誤判」首先是指台灣對於中共對台政策的誤判。我們常常忽略毛澤東說的「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這句名言,中共在戰略上不會放棄統一的目標,戰術上則會靈活運用其「和戰兩手」。台灣的誤判是低估中共對台用武的決心及使用和平手段的能力。以處理香港問題為例,中共採取的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上策」,但為維護其眼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共會不惜一戰。

其次是中共對於台灣政策的誤判。對岸常以「統獨二分法」來解讀台灣對「維持現狀」的定義,故擔心民進黨政府的修憲會修成「法理台獨」,但台灣主流民意希望維持的現狀是:既有的生活方式和價值制度不變。更何況,修憲的門檻很高,尤其是觸及國家定位的問題。中共歷史上也有多次修憲之舉,目的都在強調政治體制的「自我完善」,北京也可用「同理心」看待台灣的修憲問題。此外,中共慣常會對其對手「定性定位」,忽略了「形勢比人強」的政治現實。台灣的政治人物都以「選舉掛帥」,經常是「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選後出現政策「髮夾彎」,亦不足為奇。

最後,我認為台灣和大陸都對美國的兩岸政策存在不同程度的誤判。有人對美國協防台灣信心滿滿;有人認為美國無意、也無力介入台海爭端。我認為上述兩項判斷都是把美國眼中的「台灣問題」和「台獨問題」混為一談,而忽略了美國的自身利益在何處。

當前兩岸形勢嚴峻,但「和平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放棄和平」。目前兩岸關係尚未淪至須以戰爭來解決雙方分歧的地步,而「談判代替對抗」正是雙方避免因誤判而產生戰爭危機的不二法門。

中共外長王毅日前談到中美關係問題時說「只有對話才能避免誤判」,強調「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面上來談,任何分歧都可以透過對話尋求妥善處理。」我樂見中美雙方經由談判來改善關係。此外,既然中美可以,兩岸為什麼不可以?我認為兩岸與其隔空叫陣,不如坐下來談。目前互動的癥結點卡在「九二共識」,但既然當初九二共識是談出來的,為什麼現在九二共識的爭議就不能經由談判來化解?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中美 #誤判 #美國 #中國 #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