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灣日前發生數起並不特別的「重大治安事件」,蘇貞昌院長卻非常震怒,13日撂狠話要縣市警察局長負責,半天後警政署就發布命令,撤換台南和高雄兩直轄市警局長,事發突然且手段激烈,警界、政壇震驚不已,媒體出現各式各樣的想像與批評。蘇院長素有「酷吏」之稱,從這件事看來,他不只是「酷吏」,更儼然是個「土皇帝」了。

蘇院長說他最支持警察,要求也最嚴格;但他不是嚴格,所謂嚴格,必有章法,而且出於善意,希望事情做對、做好。蘇貞昌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不但對手中的「權力」用好用滿,動機往往是打擊對方,對部屬動輒不顧顏面以嚴詞數落,甚至對反深澳電廠的陳情民眾,也能在眾目睽睽之下猛拍肩肚,未見對陳情者的悲憫體恤之心,早被外界稱為「酷吏」。

看準總統須依賴其支持

他和內政部長徐國勇之間,早就為縣市警察局長人事任命問題起齟齬,如今撤換警局長決策,竟不循體制越過內政部,「敢做敢為」令人詫異。蘇徐兩人分屬不同派系,處置又超乎比例原則,當然讓人懷疑背後隱藏的派系利益問題,蘇院長和蔡總統「求治心切」的解釋太過輕描淡寫。

就在做出懲處之前,國際著名的資料庫網站Numbeo公布「全球安全指數」,台灣在全球133個國家中排名第2,犯罪率也是全球第2低,是國際公認的治安良好之地,超越國人一般認為治安良好的日本和新加坡。台南市治安在台灣更是名列前茅,去年底刑案破獲率高達9成,今年5月《遠見》公布各縣市首長施政滿意度,台南在治安評比再度拿到六都第一。行政院卻以如此激烈的手段懲處地方治安首長,「非亂世,用重典」,難道不奇怪?

蘇院長不只對下是「酷吏」,對任命他的總統、頭家人民及政府體制,早就擺出「只要我有權,有什麼不可以」的「土皇帝」姿態。他眼中只有權力沒有頭家人民與政府體制,早已事蹟斑斑,無庸多說。即便對總統,亦「以我為主」。今年2月武漢因突發新冠疫情而封城,數百名台灣旅客、台商、台生滯留當地,莫不希望早日返台,但兩岸關係惡化,官方溝通管道中斷,因而一籌莫展。好不容易經過兩岸民間管道協商、官方幕後協助,談成撤回台胞方案,首架班機順利抵台後,蔡總統公開表示感謝。本來可能是兩岸關係改善的契機,蘇院長次日卻以一些枝節問題,嗆聲「完全走樣,下不為例」,聲言類似包機必須由「政府對政府磋商,至少是海基會對海協會磋商」。院長好大的官威,當足了官癮,卻破壞了兩岸關係止跌的一線希望。

這種我說了算的土皇帝心態,也清楚表現在國中小學裝冷氣一事。依王世堅議員的說法,此事早經蔡總統要求行政院處理,蘇院長卻說是聽其女兒質詢和孫子陳述上課流汗,才決定為學校裝設冷氣。連總統的指示都可以攬為自己「傾聽民意」的決策,不僅在政治上忘了他仍然是「一人之下」的僚屬,連依指令辦事的是非黑白也分不清了。如果是前者,已不適合擔任總統的屬下;如果是後者,表示其年紀和心智已經不適合這個職務,必須下台休息了。

我們更擔心的是,蘇院長有如此霸主心態,是否因看清了蔡總統須依賴其派系支持,方足以治理國家有關。若真是如此,則蔡總統早已跛腳「唯派系是問」,「由派系治國」,這才是嚴重的國家治理問題。

國家因吏治衰敗而沒落

若官員收入不高,獎懲風險高,國人將無意投入公務部門,而往民間業界發展,絕非國家之福。良好的官僚獎懲模式,必須讓有企圖心的官員「有跡可循」,願在賞罰分明、論功行賞、按失懲處的制度中循序漸進,努力追求表現,國家方可大治。若幹才每因偶發案件即行去職,甚至因未能跟對人脈,動輒受貶而鬱鬱以退,國家終將因治吏衰敗而沒落。

在治安相對良好下,蘇院長以「求治」為由夾帶派系爭鬥,以「苛政」對待僚屬,將導致警力配置於易生事端之場所以求自保,造成警力錯誤配置,反而惡化一般治安。要知道,對一般民眾而言,酒店鬧事難免,社區鄰里安全才重要。「土皇帝」這種治理心態,對國家非常危險。

#蘇貞昌 #蔡總統 #國家 #總統 #縣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