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總理梅克爾日前受訪時指出,不要認定美國仍想當世界領袖。不想當領袖的原因眾多,其中完全可歸屬組織層峰自身的,是喪失領導力導致成員離心離德的情形,幾個事例可以生動展示領導力是如何喪失的。

先看十六國時期,北方由前秦苻堅及前燕慕容氏對峙,前燕慕容暐年少接位,由叔叔慕容恪攝政、慕容評輔佐,慕容恪管治有方、但患病而死,死前囑咐諸多重要軍務,但軍功彪炳的慕容評自作主張,將軍權交給慕容暐之弟,自己升為攝政。慕容評雖然有軍事才能、但攝政無能腐敗。前燕使者出使前秦時,前秦苻堅曾問到前燕有哪些名臣,使者返述後,告知慕容評前秦苻堅有野心,但慕容評不以為意。

隔年,苻堅派王猛率六萬兵對前燕進軍、連攻數城,慕容評率兵三十萬對抗王猛,但卻害怕王猛,意欲持久戰。依當時軍制,士兵出戰要自備口糧武器,慕容評卻霸佔山水,士兵要獻上錢財才能伐木、打漁,慕容評雖然得以聚斂財富,但軍隊士氣完全喪失。

慕容暐聞訊,命慕容評退回錢財給士兵,催其速戰,但大錯已成,人數占絕對優勢的慕容評軍隊被王猛擊敗,這一戰決定了苻堅在同一年消滅前燕統一北方的局面。慕容評先對下屬的敏銳觀察置之不理、臨戰怯場、還掠奪士兵錢財,已難勝任領導。

再看元末奠定朱元璋統一江南的鄱陽湖水戰,陳友諒以三倍兵力卻兵敗戰死,主要固然源於戰術失當、但失去領導力也是關鍵,這可以追溯到他參與起義之始,最早他加入紅巾軍為倪文俊下屬、倪文俊則是徐壽輝下屬。倪文俊想謀害徐壽輝奪位,風聲走漏,便至陳友諒處遊說一起造反,陳友諒卻殺了倪文俊,並將首級送交徐壽輝,升了一級。過了三年,陳友諒派遣部將假裝向徐報告戰情,趁機安排力士用鐵器擊碎徐壽輝腦袋,陳友諒再上一級稱帝。這期間陳友諒還懷疑徐壽輝帳下一位驍將不忠於自己、殺了他。這連串靠著殘殺上級同僚逐步上位的事跡,夯實了陳友諒陰毒狠辣的形象。

此形象在鄱陽湖水戰終於發酵。水戰堅持多日,朱陳雙方筋疲力竭,陳友諒與眾將商量後續對策。右金吾將軍建議焚船登陸,左金吾將軍反對,陳友諒認為右金吾將軍所言有理,左金吾將軍因其意見未被採納,擔心被陰毒狠辣的陳友諒所殺,便率部投降朱元璋;右金吾將軍知悉後,也率部投降,讓陳友諒氣極殺了所有俘虜,朱元璋知悉後卻釋放所俘陳軍,讓陳友諒軍更不滿陳的作為,最後大敗陣亡。以陰狠對待同僚上級,將難以領導,特別是在關鍵時刻。

最後是極致的西晉司馬倫。晉惠帝的皇后賈南風廢太后及太子、誅大臣、挑撥宗室,釀成八王之亂第一階段。過了幾年,趙王司馬倫及其謀臣孫秀料定賈后必害太子,先派人放話稱宮中有人打算廢賈皇后而讓廢太子復位,賈后大懼、派人毒死太子,司馬倫即以此為由討伐及毒殺賈皇后,將已死太子之子立為皇太孫,過幾年自立為帝,將晉惠帝升為太上皇、同時殺了原先自己立的皇太孫。

司馬倫篡位後,將政事交給孫秀,連發出的詔命都可讓孫秀任意更改、自行作詔。司馬倫還大肆封官收買人心,連奴僕士卒雜役都加封爵位,當時近侍官員會使用貂尾作為帽子妝飾,由於封官太多,全國貂尾抓盡,只好用狗尾代替。司馬倫違反了稱帝的許多體制規範:篡位、殺嗣、棄政、濫封,引起其他諸王不滿,不服領導,認為你既可如此、我也未嘗不可,起兵造反,釀成誅殺更烈的第二階段八王之亂,遺孽也助長後續五胡十六國南北朝近三百年充滿弒君、亂倫、虐殺。

以上事例對照世局,政府及企業等組織層峰當敬懼:是否掠奪臣屬同盟、是否以陰奸取位、是否以私利違逆體制、大肆封官;若如此不但失去領導力,還要禍延自身、甚至後世。

#前秦 #領導 #領導力 #太子 #陳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