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不斷提到因健保安全準備金不足,需依法調漲健保費,但健保費的調漲,健保財務並非唯一考量,仍需視經濟大環境及民眾的負擔而定,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大半年,不少民眾被迫放無薪假,企業更不用說,不僅需要負擔員工健保費的60%,還要負擔平均眷口數,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現在因疫情經營困難,都需要政府紓困,哪還有能力負擔健保費調漲,政府此時調漲健保費,根本不知民間疾苦。

健保費率調漲牽動2300萬國人,每個人都會受到影響,尤其健保亦位居社會福利體系穩定的重要角色,所以每每健保費率調漲,政府都是評估再三,當然其間不免也摻雜了濃濃的政治味,歷年健保費的調漲或調降,健保財務都不會是唯一的考量,過去即便是安全準備金見底了,健保都可以靠跟銀行低利借錢度過,在疫情搞亂經濟的狀況下,台灣社會還有多少承受力?政府一再提調漲健保費率,實不知為哪樁?

在使用者付費的原則下,健保一直有部分負擔的設計,但也一直被外界憂心對經濟弱勢者形成就醫門檻,此次不僅費率調漲,藥品部分負擔上限也將提高,檢驗檢查也擬恢復部分負擔,慢箋也要收取藥品部分負擔,再加上民眾看診需付掛號費及門診部分負擔,民眾看一次病、做了一點檢查、拿了些藥,自付金額隨便就破千元,病患被一堆部分負擔淹沒,不要說是經濟弱勢族群,台灣現處於低薪狀態,且已10多年薪水都未調整,連一般上班族看病都已不覺得輕鬆。

健保抑制浪費沒有人會反對,但不能腦筋都動到調高民眾的部分負擔上,相較之下,現階段健保需要的改革,不是健保費的調漲,而是支付制度的修定,許多已不合時宜的給付應跟上現今醫療的進步,當人工智慧已可取代更多人力的同時,健保卻還要在人力上加成給付,制度漏洞,才是最大的浪費。

#負擔 #健保 #企業 #調漲 #民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