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在國際上的特殊關係,與各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的能力非常弱,有簽訂協議貿易夥伴,占我貿易量僅有10%多一點,想到這件事「心裡就很痛」。「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目前有11個國家,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第一個行政命令就是退出這個協定,但這個協定仍在國際上有舉無輕重的地位,台灣將盡一切努力,爭取納入CPTPP會員。

很多國家並未與我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但台灣在國際事務的參與、關係是愈來愈好,擔任公職多年,也住過美國10年,親身經歷走過這段路,感觸非常深;舉例來說,當年台美斷交,紡織品配額期望多給一點,我方也不知道找誰,對方也不知怎跟台灣談。

現在的狀況不一樣了,我國與美國的關係,包括外交、兩國往來都已達95%,差的5%就是少了國旗、外交承認;而與我國簽署第1個投保協定就是日本,雙方關係有很好改善;新冠肺炎疫情後,越南討論班機要逐漸恢復正常,台灣是越南第一個對象灣。

企業經營風險分散,台灣企業愈來愈多赴美投資,很多法律細節必須要留意,否則,一不小心不僅要花大筆的律師費,大老闆還可能吃上官司、到美國吃牢飯。

首先,美國最忌諱企業跟「伊朗」往來,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就是最好的案例;事件起因於華為涉嫌違反美國制裁伊朗禁令,私下跟伊朗做生意。

美國國力強大,觀念就是「我跟伊朗過不去,請大家配合,統統不要跟伊朗做生意」,違反美國的意志,等於跟美國過不去。

值得留意的是,美國情報網厲害程度超乎想像,訴訟制度中的「長臂管轄」,這個長臂愈伸愈長,很多法律跟美國沒關係,美國也要管了;舉例來說,台灣企業賣輪胎到伊朗,沒經過美國、也沒用美國技術,但生意往來用的是美元,美國可能就會管,這家企業若沒有警覺,麻煩就會上門。

美國政府規定,外國企業未經美方的同意,不得與伊朗有生意往來,現在企業經營要隨時留意複雜的國際關係。

台灣企業較常涉及美國法律,包括反托拉斯法、高科技出口管制法、經濟間諜法、洗錢、反傾銷等;到美國做生意,一定要請法律顧問,顧問的功能好比家庭醫師,當診斷出企業出問題時,要請反托拉斯法的律師或智慧財產權的律師,一定要搞清楚,請錯專業必死無疑;麻煩事上身,律師錢一定要花,「燒錢的事,不能不燒,只能以燒得最少為考量」。

#企業 #美國 #伊朗 #台灣 #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