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量務工者至勞動力管理中心尋找工作機會。(新華社資料照片)
上海大量務工者至勞動力管理中心尋找工作機會。(新華社資料照片)
石詠琦
石詠琦

「午安,我失業了!」太湖邊上,老張給朋友發了這麼一條微信。就在這天上午,他賣掉一台烤麵包機,完成了餐廳關門的最後一個動作,把景觀視野上好的店鋪,租給下一個有興趣打拚的老闆,自己躲到離家不遠的寺廟裡,打算靜靜的休養一陣。他說,至少自己有房租可以過日子,只是不知道以後要幹甚麼?

河南的郭姊可就沒這麼幸福,眼看著過年後已經大半個月沒有收入,雖然她住在北京朋友的家裡沒有甚麼開支,但是流浪北漂的日子過久了,讓她心慌。疫情前,40來歲的她主要是做招商引資的,可是疫情過後,透過不少關係,也找不到一份像樣的工作,甚至還有人當面就把她給打發走了。

公司呈現倒閉潮

像她這樣的北漂,也就是從外地來北京討生活的,估計有將近500萬人。回不了北京繼續工作的原因並不單純,疫情阻撓外地的人無法進京,進京後要隔離14天,住在集中隔離酒店要花錢,還有,疫情過後很多行業已經消失無蹤,或者削減人力,還沒有啟程就接到公司通知被解雇或者公司關門的大有人在。

一家擔任客服的小劉說的最真切:「我們公司是做裝潢設計的,年後回來北京上班以後,公司砍掉一個部門,剩下的人重新編組,我本來是老總的祕書,現在老總都被砍掉了,所以被移到另外一個部門做客服。」不錯,疫情把很多崗位都裁撤,只有IT部門和美編都會留著,因為這些都是有技能的員工,那些可有可無的服務人員,那些從前靠忽悠過日子的業務,那些薪資過高又很雞肋的人,能砍就砍,一個不留。於是,稍微有一點年紀的,沒有技術技能的,在這一波淘汰賽當中,就只能回京把房子退租,回老家去自謀生路。

北京趨勢更明顯

新人馬上要進場也是一個原因,6月,各大學高職都要高唱驪歌,今年畢業的小年輕少說也有500至800萬人必須安置,這些人會以低薪高職能的優勢,擠掉很多25至35歲條件一般的人,社會淺層的服務人力,當然要這些只要能有活兒幹,不會太挑剔工作和待遇的孩子們。

北京老闆們還有另外的顧慮,這次疫情集中在湖北武漢,所以這個地區來的人,基本不會被考慮。隨後的黑龍江和吉林也是同樣道理,是呀!雖然健康碼顯示你沒被感染新冠病毒,誰知道你是不是無症狀感染者?還有,萬一你的家人和朋友來看你,他們帶來了潛伏的病毒,那公司怎麼吃的消?所以,要面試第一關就會有人問:你是湖北的?最近去過吉林?如果是,那就凶多吉少。

北京市政府也在逐步遷往東郊的通州去辦公,沒有了這些公部門,當然工作機會也會相對減少,因為北京本來就不是一個商業大都會。

號稱魔都的上海又如何?一句話可以涵蓋:人在家中躺,錢如流水消,海漂說,疫情就像一面鏡子,折射現實,窺探人性。有的人困在老家房租照付,有人交了租金失去工作,有人裸辭後拖欠租金,有人在合租中煎熬,有人被逼得有家歸不得,他們的故事也好不到哪裡去。

來自江西的大寶先是公司通知延遲復工,後來說是遠程上班,最後又要求提前14天返滬隔離,等到了上海,公司負責人在群裡通知:因為投資被撤,公司被迫倒閉。

保就業下半年見分曉

這是甚麼世道?現在說甚麼廢話也沒用,必須抹抹眼淚踏上歸鄉的路,如果你是外地來的,無房、無車、無顏值、無學歷,很抱歉地說,失業是正常的,找到工作要偷笑的,朝不保夕也是情有可原的,因為上下游都垮了,中游還可能活著嗎?失業大軍何去何從?會不會造成社會問題,這就要靠轉型和激發新投資項目來實現。

新浪財經網在4月的一篇《中國實際失業率有多高?》中提到,大陸的失業率與經濟形勢明顯背離,3月的失業率是5.9%比去年只微升0.7%,但實際可能高達20%以上。大陸的官方數字一向是令人目眩神迷,失業也許只是暫時現象,也許到某個時期會慢慢變好,但無論如何都是老百姓的切身問題。

大陸今年的頭等大事「六保」,第一條就是保民生就業,如何保得住,保不住會怎樣?相信下半年就會見分曉。

作者簡介 石詠琦

海峽兩岸著名培訓師、作家。北京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經濟學研究所訪問學者。新世紀形象管理學院及形象大使團創辦人、亞洲行政專業祕書協會榮譽會長、清華大學華商研究中心訪問學者、首都師範大學文學院/祕書專業與漢語國際教育專業客座教授、黑龍江工業學院祕書學科帶頭人和專業建設指導委員會委員、全國高校祕書事務所聯盟特聘專家、中國抗衰老促進會教育培訓工作委員會專家指導委員會專家、中華國際時尚美學育成協會常務理事、藝術養生推廣協會榮譽顧問、(台灣)國際禮賓親善協會榮譽顧問、李可染藝術基金會名譽理事。

#工作 #大陸 #專業 #祕書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