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大同於6月30日股東會改選九席董事(含三席獨董),董事長林郭文艷利用主場優勢,在這次股東大會上引用《企業併購法》第27條15項規定,剔除市場派多數表決權,囊括全數董事席次,保住經營權。而以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為首的市場派所提名的十席董事全軍覆沒。對此事件,金管會首先要求大同對外說明。然而,證交所認為大同公司派所召開重大訊息說明會內容未能釋疑,遂引用相關法條,將大同列為全額交割股,投保中心也隨後決議對大同董事長林郭文艷提起解任訴訟。看來,這場涉及經營權大戰的股東會之亂,短期難以收拾;而由大同事件窺探台灣家族傳承問題,確實有諸多值得討論之處。

具百年歷史的大同公司,其實也是台灣家族企業的縮影。大同集團在2006年第二代掌門人林挺生過世後,家族兄弟姊妹之間的嫌隙恩怨終於爆發,這10多年來至少已歷經五次高潮迭起的經營權爭奪戰。第一次經營權之爭發生在2006年的家族內鬨、第二次則是發生於2008年的董監改選、第三次則是2011年的經營權之爭、第四次則是發生於2017年的董監改選,再來這次的股東大會之亂。由於公司經營績效每況愈下,加上市場派覬覦大同近40萬坪,逾千億的土地開發利益,見縫插針欲藉機參與經營權,汰舊換新,但卻未能如願。看來,公司派與市場派過招數回,雙方你來我往,恐又是歹戲拖棚。

不可否認,家族企業在全球商業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也是一種普遍的商業型態。資誠(PwC Taiwan)所發布的《2020台灣家族企業傳承白皮書》指出,由於家族企業的金融資本、企業資本、人力資本與社會資本在「家族」與「企業」兩個系統間會不斷的被創造、投入與循環,因此當家族規模發展至一定程度時,家族資本管理的難度將明顯上升。再者,家族企業不可避免地要進行權力轉移;老一輩的創業者與新一代的繼承者的接班問題勢不可免。但根據研究,國內外的接班案例,失敗的案例比比皆是,凸顯出接班與傳承的難度,大同公司何嘗不是如此。南韓央行於2008年的報告發現,全球逾200年歷史的企業共有5,586家,其中56%是日本企業。另據日本帝國數據銀行2019年報告,日本逾百年歷史的企業超過33,000家。能夠活存這麼久的原因,包括重視企業的永續性,而非快速極大化利益,並思考如何能將企業傳給子孫。

我們老祖宗常說:「富不過三代」、「創業難,守業更難」、美國人說:「從白手起家到兩手空空需經歷三代」、巴西人說:「爹富子貴孫子窮」,均說明了家族財富及企業傳承的困難,能夠成功傳承三代以上的企業鳳毛麟角。日本的百年企業數量居全球之冠,其次為美國,再來是德國、英國、瑞士、義大利、法國、奧地利、荷蘭和加拿大。台灣也有500家以上的百年企業,但大多數並沒有上市櫃。而上市櫃公司更有七成是家族企業,占總市值的六成;另成立逾20年的中小企業也有37萬家,且高達七成企業主正面臨傳承危機。

不過,資誠(2020)的白皮書認為,台灣家族企業現在籌畫家族治理及企業接班有轉型與傳承、處於環球家族企業周期青壯期及衝突敵意的比例不高等天時、地利及人和三大利基,應理性平台坐下來共謀治理機制,以達傳承目標。古有明訓:「守常謀變」,每個家族企業都有截然不同的歷史背景及文化,但企業邁向永續,絕對要重視接班傳承與公司治理兩大課題。因此,除了要維持良好的家族關係,制定適合自己的傳承戰略外,創新精神應是家族世代不衰的驅動力;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則是現代公司治理的實踐。

#經營權 #企業 #大同 #台灣家族企業 #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