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政治關係歧異已久,而隨著美中戰略競爭格局以及美中內部政治壓力,亞太區域衝突的風險日增。台灣力微,不可能單獨扭轉亞太局勢,但是兩岸間的敵意螺旋還有機會透過兩岸官方的良性對話來緩和。兩岸關係能否重開機?有賴兩岸領導人共同尋找可能的契機。

自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視為戰略對手以來,台灣在亞太區域安全的戰略角色再次得到美國重視,台美關係達到歷史高峰,必然令北京感到不悅甚至不安。北京雖然嘗試以單邊化惠台措施拉攏民心,但對台灣的經濟、外交與軍事施壓卻也是「硬的更硬」。

尤其當前中國大陸面臨美中競爭、疫情、水患、總體經濟等嚴峻問題,北京透過突出外部矛盾來鞏固內部統治權威的動機也更高,因此8月中共南海軍演,日本共同社就曾假設中共奪取我東沙島的可能性。又或者,中共軍演是否會派艦隻包圍我東沙島、太平島或對其周邊海域實施射擊?抑或派遣戰機接近我島嶼空域?這些都會是引發衝突的變數。

面對可能的衝突,台灣一直採取克制的態度。2016年以來蔡英文總統屢次重申對中國大陸的「善意與承諾不變」,也「不會挑釁」,並且「持續遵循《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這是執政黨維繫台海和平穩定現狀的一貫立場。

但兩岸和平也有賴於北京的克制。我們不解的是北京是否想要兩岸關係重開機?又或者中國大陸內部的鷹派力量甚至期待擴大兩岸裂痕讓衝突提早到來?雖然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屢次重申和平方針,但解放軍亞太區域軍演秀肌肉的行動,顯然無助兩岸相向而行,甚至是背道而馳。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難想像僅有台灣單方面表達善意,就能讓兩岸緊張情勢轉向緩和。

所幸據筆者了解,多數中共二代以及北京老成持重之士並不支持鷹派主張。事實上,兩岸經貿和社會交流的緊密也有一定程度的相互依賴。換句話說,中國大陸內部雖然存在鷹派與鴿派的爭論,甚至鬥爭,但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仍會是雙方的最佳利益和共同期待。筆者認為,兩岸共同防疫及衍生議題,就是存異求同、共尋「橄欖枝」的最佳切入點:第一、公衛防疫:7月15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總指揮陳時中部長宣布,放寬滯留在陸的台人與陸配兩歲以下子女(小小明)返台,後續能否擴大辦理實有賴兩岸有效溝通防疫訊息。而兩岸公衛與防疫訊息和專家交流,不僅有助小明回家,更有助於更廣泛的兩岸交流重啟,而兩岸防疫經驗的共享也有助於新冠肺炎疫苗和藥品的開發。這些基於醫療衛生的合作,都可能是兩岸重啟對話和累積善意的契機。

第二、人道服務:當前兩岸只有北京、上海浦東、廈門、成都等4個航點,各地的小明要回台灣就需要跨省市的交通接送協助。小明和家屬們是否能像「千里送藥」或是「第三波武漢台胞返鄉」的案例,得到大陸境內的交通保障順利抵達機場。甚至登機前的檢疫程序與結果能否為我方充分掌握。相關事項都需要密切地協商與溝通,兩岸官方若能透過相關事務性議題協商累積善意與互信,應有助於未來各領域的官方交流重啟。

第三、陸生返台就學:兩岸學子交流體驗當地社會生活是累積善意的種子。6月17日政府宣布,開放各大學境外學位生分批返台,估計有2萬6000多名仍在境外的外籍生得以返台繼續學業,但境外生人數最多的中國大陸、印尼與歐美國家,目前仍因為疫情防控因素未獲開放入境。未來陸生返台就學議題,同樣需要兩岸公權力授權的機構組織有效交換防疫訊息和協商配套措施。期待兩岸政府共同促成陸生能趕在9月開學前抵台,台灣的家長們也能安心讓子女赴陸繼續學業。

筆者相信兩岸都認為和平與交流才是有利於兩岸人民福祉的道路。兩岸有維繫經貿和社會交流的需要,誠如蔡英文總統所言「兩岸關係正處於歷史的轉折點,雙方都有責任,謀求長遠相處之道,避免對立與分歧的擴大」,兩岸政府間對話已經停滯許久,期待兩岸領導人展現政治家的智慧,以「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管控風險,累積善意與互信,相向而行。(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

#中國大陸 #北京 #返台 #善意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