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發表〈台灣能存活川普第二任期嗎?〉專欄文章,認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當選對台灣比較安全。拜登在各種民調中大約領先美國總統川普10個百分點,看來11月3日投票後,台灣相對安全,但這個推論背後的邏輯是未來4個月內,台灣將面對嚴峻的風險,民進黨政府應有危機意識。

自從7月1日《香港國安法》立法實施後,美中在台海及南海軍事活動更見頻繁,軍事部署與對峙急速升溫,台海已成為全球最新「熱點」。台灣位處美中對抗最前線,川普政府是否會透過強化、提升美台關係作為壓制中共的手段?中共是否會訴諸軍事或其他行動以為報復?台海現狀是否將因此改變?「潘朵拉盒子」一旦打開,局面將頓然失控,這將是台灣所面臨的立即挑戰與威脅。

美可能祭踩紅線行動

具體而言,美國大選主軸已演變為「誰對中國更狠」,為拉抬搖搖欲墜的選情,不可預測的川普很可能加碼利用台灣制衡中共。美國可能採取越界、甚至踩紅線的行動,如川普總統或國務卿訪問台灣、邀請蔡英文總統或閣揆正式訪美、派遣軍艦停泊台灣港口,甚至宣布改變「一中政策」,承認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這些都是台灣期待的外交突破,但其動機、時機及效應將使台灣面對兩難。

唯有擺脫仇中、反中意識形態,從政治現實及地緣政治層面思考研判,才能提供台灣多元、周延的決策選項。首先,川普對中共的強硬立場並不等同對台灣友好及安全承諾。川普最近對中共官員及高科技產業採取全面嚴厲制裁措施,自6月以來4度在菲律賓海域及南海舉行「雙航母」演習,美國各式戰管偵察機、電子偵察機、反潛機穿梭台灣附近空域,除了向中共秀肌肉外,更有意激起大陸過度反應,升高緊張情勢,創造有利選情的局面。

第二,台灣對中共與美國利益的重要性完全不成比例。台灣問題是涉及中國主權及領土的核心利益,統一台灣是中共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歷史性、政治性使命,但美國從未明確界定其立場及利益所在。美國對台海一旦發生戰爭,是否馳援台灣一直保持「戰略性模糊」,即使今天台灣承擔極大政治及安全風險,甘在火線擔任急先鋒,川普依然維持過去40多年的立場,拒絕明確保證台灣安全。

從川普的政治理念、領導風格及人格特質分析,他顯然對習近平、普丁等威權體制的政治強人更有興趣,他更在意的是美中貿易協議,而非筆尖大的台灣,現在惱羞成怒對習近平及中共甩鍋,也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及連任之途岌岌可危。台灣不能對川普基於忠誠及道德理由願意為台灣挺身而出,抱太高希望。

高估美對台安全承諾

第三,台灣已經因強權競爭,承受了相當程度的「連帶損害」,美國利用台灣箝制中共更使台灣安全受損。另外如美中貿易戰波及台灣的商業利益;美中在香港問題攤牌,構成台灣安全威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責中國大陸對南海的主權主張「完全不合法」,第七艦隊公開發言挑戰台灣對南海主權的主張,等於間接否定了台灣對南海的主權,以及台灣默認太平島是礁,不是島。

第四,即使美國出兵協防台灣仍有一線機會,前提是台灣須展現堅強軍力與戰鬥意志,能與中共一戰。台灣在1990年代還能持部分優勢,但今天即使美國持續出售台灣武器,台海軍力平衡幾乎已經不存在。中共海軍目前固然無法抗衡擁有11艘航空母艦的美國海軍,但擁有絕對的地理優勢,加上中共的「反介入/區域阻絕」(A2/AD)戰略已成熟,美國是否仍有介入台海軍事衝突的能力,開始受到質疑。

台灣雖在美中台三邊關係中居弱勢,仍應大聲疾呼,要求美中同時降低在台海的軍事活動及耀武揚威。大多數的戰爭都是因為「誤解」及「誤判」,加上意外與不經意的動作而發生,台灣必須主動降低衝突風險。

台灣只是川普和習近平博弈的大棋盤中的「小卒子」,但過於信賴川普,高估了美國對台灣安全承諾的程度及決心。隨著國際局勢劇變,美中進入長期地緣政治抗爭,加上兩岸關係急劇惡化,中共對統一台灣更具急迫感等因素,台灣反而自陷危局。

令人憂慮的是,民進黨政府似乎舉止失措,只能依附美國,坐視局勢惡化。民進黨終須面對,現行政策是條走不通的路,無論誰是美國下任總統,台灣未來都是滿地荊棘。

#美中 #川普 #美國 #南海 #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