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3日正式發表《南海聲明》,表明美國全面否定中國大陸在南海的主權立場、支持南海諸國對南海的主權聲索,以及賦予美國機艦在南海海域動武的正當性。川普政府一改過去歐巴馬時代在南海主權爭議不選邊的立場,轉而力挺東協,自然對南海情勢造成相當程度的衝擊。

馬上香港《南華早報》18日就報導,美國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史達偉表示,華府可能制裁遭指控在南海「霸凌」周邊鄰國的大陸國有企業,一般認為中海油與中國交建最可能成為目標。菲律賓大學海洋事務暨海洋法研究所長巴童巴卡闡釋說:「如果美國與東南亞國家一致認定,中國在何時、何處的行為不合法,接下來,利益受損的國家會要求進行磋商或訴諸司法行動。」

從這些講話中,我們看到的是兩個層次的衝突:一是美國與中國的大國角力,這是現有強權遏制新興強權的修昔底德陷阱,也是地緣政治上海權國家(美國)圍堵陸權國家(中國)出海的權力較勁;一是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周邊國家的衝突。大國競爭談的人很多,我們來看一下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係。

舉凡一個大國的崛起,周邊國家都會感到壓力,中國、印度都是這樣。為了讓周邊國家放心,2013年10月北京召開了周邊外交工作會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一屆政府的睦鄰、安鄰、富鄰三鄰政策之上,又提出了親、誠、惠、容4個維度的外交工作方針。同一時間,中國推出了「一帶一路」,但也在同一時間在南海進行深海石油探勘,然後開始圍海造島,逐步將南海諸島碉堡化。深海石油探勘只像下跳棋,但圍海造島就像下圍棋了。當海上絲路和南海主權碰撞的時候,東南亞國家就很難解讀中國的政策了。這樣的情勢,也讓域外強權有了可以介入的機會。

為了阻擋域外強權介入,中國不斷強調南海是一片平和的,外國勢力不要來攪和,也別低估區域國家解決區域問題的智慧。所以4年前國際仲裁法院就菲律賓所提的南海仲裁案做出裁決後,大陸除不接受裁決之外,也加快跟東協國家談判「南海行為準則」的速度,希望用行動證明區域國家解決區域問題的能力,不需外力置喙。

可是這裡面卻有一個難解的問題:「南海行為準則」不斷強調《國際海洋法公約》,可是《國際海洋法公約》是不承認南海九段線的。大陸想把仲裁案和「南海行為準則」分開,但仲裁案依據《國際海洋法公約》,「南海行為準則」也強調《海洋法公約》,因此二者又糾結在一起很難分開,於是域外強權挾國際法而有了介入的破口。但中國又不可能放棄九段線,怎麼辦?

大陸有學者建議中國可以以南海諸島為基礎,提供醫療、救難等公共服務,向周邊國家證明中國對區域的貢獻,只要穩住周邊國家,讓他們覺得美國不需要介入幫腔,美國也就少了一個介入的藉口。這倒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向。

台灣在這場南海風雲中不可能不被捲入,因為南海也是我們的固有疆域,太平島也還在我們的手中。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是我們最好的選擇,也是必須要守住的立場。若這個立場把握不住,盲目附和美國,只會自失立場,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不可不慎。(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大陸 #美國 #中國 #南海 #強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