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卡、關卡,有關就有卡。改革開放初期,在大陸跨省經商,最頭痛的就是各地設關收費,時過境遷,現在跨省經商最頭痛的就是各地設關檢疫。這個省市核發的健康碼,到另一個省市行不通。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北京和天津,兩個直轄市,往常一去一回,就是1個多小時的車程,現在可好了,防疫要求變變變,在6月11日北京疫情爆發前,從天津到北京,要隔離14天,現在則是出北京前3天,要做核酸檢驗。許多北京台商因此只能放著「近在眼前」的天津生意不做。

一周前入境上海的老台商,因為年過65歲,上海有房,而且房子又夠大,可以讓他和老婆兩人分開隔離,因此得以居家隔離,14天後,就可以取得上海核發的健康碼,往來江蘇、浙江兩省,都沒問題;但是他的兒子先一步完成14天隔離,在上海取得的健康碼,在西安卻派不上用場,得按當地規定,再集中隔離14天。而這一切,都是在搭機降落後才知道,這麼一來,如何安排商務行程?

可以理解各地對隔離要求不一的心理,因為現在大陸中央對地方的防疫是採「一票否決」,只要出現疫情,負責官員直接撤職,因此對於防疫措施只能「寧嚴勿鬆」。

在這種情況下,對於跨省,特別是境內外商務活動的管制,端視地方官員的政治擔當了。例如,5月底廣受好評的台胞返回東莞專案,人員在香港下機後,直接專車送至碼頭搭船到東莞,上岸後到檢疫點檢疫,然後集中隔離7天,再居家隔離7天;其中,港粵之間的車船運輸是大陸交通部協調,在東莞的隔離是廣東省和東莞市負責,只要專案中的台胞有一人確診,相關官員都將承受政治責任。這也顯示出,大陸從中央到地方對於台胞返陸需求的認真態度。

希望大陸方面能再次發揮東莞專案的精神,有計畫、有彈性、有擔當地解決包括台商在內的跨省商務旅行難題。

#跨省 #東莞 #專案 #天津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