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是一個傑出的演說家,他能極好地掌握群眾的情緒。孫中山不是那種狂熱分子。他是冷靜、有條理的思想家。他是天生的領袖人物。

香港西醫書院畢業後,先後在澳門、廣州行醫,醫務興盛,收入亦豐,結交人物日多。一八九五年成立香港興中會決定在粵大舉後,更以醫術結交軍政各界,督撫司道咸器重之。雖高談時政,語涉排滿,聞者僅目為狂士。創立農學會以為掩護機關時,粵督李翰章以次官紳數十人多署名贊助之,無有疑為危險性質者。其交遊手腕之靈活與人情之通達,胡漢民記云:人或有疑先生(孫中山)不解禮法人情者,余(胡)知先生於乙未(一八九五)舉事之前後,實親與各種社會周旋;社會情偽,殆無人如先生知之深者。

幾被視為「毒蛇猛獸」

廣州起義失敗後,革命陷於艱困時期,孫中山所到之處,幾視為「毒蛇猛獸」,而莫敢與之交遊。惟自一八九六年倫敦蒙難後,聲名大著,頗為日本人士所注意。當其一八九七年秋來到日本橫濱時,日本民黨領袖犬養毅遣宮崎寅藏、平山周來迎。引至東京相會,一見如故,抵掌談天下之事,大為快慰。更因犬養毅之介紹,廣交日本朝野賢豪。根據日本學者的研究,孫中山結交日人士有姓名可考者,達二七○人之多,包含軍、政、學、工、商各界及浪人。與宮崎寅藏之交,尤稱莫逆。孫中山稱之為「俠客」,謂為「虯髯,誠有過之」。

庚子(一九○○)這年,是革命與保皇勢力消長的分水嶺。庚子以前,學界與華僑多傾向保皇,庚子以後則倒轉過來。為因應情勢,孫中山和尢列在橫濱議定一項革命發展計畫,一為聯絡學界,一為宣導華僑。乃將橫濱中和堂加以改造,作為學界與華僑交遊之所。聯絡學界方面,較早交往者,有秦力山、戢元丞、沈翔雲、吳祿禎、程家檉等,多為留東學界活躍之士。由於彼等之串連,孫中山與學界的交往,日趨密切,例如章太炎與孫中山之訂交,則由秦力山的引介。章《自訂年譜》記曰:逸仙方在橫濱,湖南秦遯力山者,故唐才常黨,事敗東走(指庚子勤王之役),卓如(梁啟超)不禮焉。往謁逸仙,與語,大悅。余(章)亦素悉逸仙事,偕力山就訪。逸仙導余入中和堂,奏軍樂,延義從百餘人會飲,酬酢極歡。自是始定交。

此為壬寅(一九○二)二月事。劉成禺者,亦學界有志之士也。孫中山亟欲交往之。乃囑程家檉邀約之。劉自述曰:壬寅(一九○二)予(劉)在成城陸軍預備學校,程家檉奔馳而來曰:「孫先生自海外歸矣」。程往橫濱見之,一見即問曰:「劉某來否」?程曰:「此兩湖書院同院老友也,來矣,已入成城學校」。先生曰:「予急欲見此人,汝可回東京,陪彼來,成城不能外宿,晨來晚歸為佳」。予與家檉造橫濱月山寓廬,先生出遊,執予手曰:「壽卿(吳祿貞字)、元丞(戢)來日說武昌事件(指漢口勤王事),力助黨人出險,尤感太夫人拯救之恩」。縱談竟日,傍晚乘車回東京。

孫中山不僅本身交遊廣眾,且鼓勵朋友廣為交遊。尤其對於青年朋友,充滿熱情與愛心。劉成禺記曰:日本維新領袖,皆精深漢學。先生(孫中山)以予(劉)曾涵泳古籍也,先生於所往來名流,廣為延譽;且率予拜訪宴談進步黨領袖犬養毅、名儒德富豬一郎、自由黨領袖板垣退助伯,主張民主政治之中江篤介翁,豪傑頭山滿翁。他如宮崎寅藏、尾崎行昌諸名流,更朝夕往返。以初履日本之學生,識朝野之賢達,皆先生所賜也。

滔滔雄辯 聽者悅服

孫中山鼓吹革命的方式,除撰文和談話外,最特出的是他對大眾的演說,深具吸引力。林百克在其所著《孫逸仙傳記》中對於孫中山演說的風度和聽者的反應,顯然是經過資料的考證,加以琢磨,而有頗為細緻的描述。說他演說時,「驟然響朗的聲音,中人如有電力」,「句句真實,準確鋒利,聲音高下疾徐,如合音節,演詞平穩如流水,煞尾清楚,戛然而止」,「雄辯滔滔」,「一口氣差不多說五百多字」,「有很大的動人的魔力,他所仗的是真理與吸引力」;「人們是服從真理的,所以他的精神,他的演說,就受人們的信仰,使得他做一個人們的領袖」。

孫中山依其發展革命計畫,從一九○二年底到一九○五年的上半年,兩年半之間,再度環遊世界。從事宣導華僑和聯絡學界的工作。所到之處,大受歡迎,與第一次環遊世界(一八九五~一八九七)的情況,完全不同。一九○五年七月,回到日本,集合全國之英俊,成立同盟會於東京,始信革命大業,可以及身而成。

孫中山這次環遊世界,收穫最大的,一為宣導夏威夷的華僑;一為聯絡歐洲學界。在夏威夷,當地西文報紙對於孫中山的到訪和言行,有不斷的報導。尤其報導他對華人群眾的演說大受歡迎的情況,至為醒目。

例如一九○三年十二月十三日在火奴魯魯對華僑的公開演說,當地英文報《太平洋商業廣告報》在十二月十四日頭版報導,大標題是:孫博士鼓吹中國起來反抗;副標題是:著名的革命家竭力主張推翻滿清王朝皇帝是「東亞病夫」。報導的內容有:「孫中山是一個傑出的演說家,他能極好地掌握群眾的情緒。孫中山不是那種狂熱分子。他是冷靜、有條理的思想家。他是天生的領袖人物」。聽眾的反應,報導說:「聽眾上千人,情緒極為熱烈。孫中山的演講,經常被熱烈的鼓碴聲打斷」。

一九○五年八月十三日,孫中山在東京向留學生作公開的演說,大為轟動。演說的會場是東京富士見樓(麴町區飯田河岸),會場能容千人。屆時爆滿,後來者猶絡繹不絕,門外擁擠不通。警吏令封門,諸人在外不得入,喧嘩甚。又開門聽其進場。室內階上下,廳內外,皆滿無隙地。後至者皆不得入,踵門而退者殆數百人。然猶不忍去,佇立於街側以仰望樓上者復數百人。有女學生十餘人,結隊而來,至則門閉,警察守焉。女學生大憤,恨恨而返。

陳天華記錄這次大會全部的過程。記錄刊於東京《民報》第一號(一九○五年十一月)。記錄孫中山從上台演說到講畢,獲得十次掌聲。(待續)

#東京 #逸仙 #領袖 #橫濱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