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寒冬伴隨連綿小雨,天似乎也黑的特別快。無論初試,亦或是複試,候考室裡的考生總是三五成群,鮮少有像我這樣隻身一人的,甚至還有接連不斷從其他專業考場回來的學生,幾個人交頭接耳討論剛剛面對的考題。雖然現在才去瞭解藝考的內容為時已晚,但是每當這個時候,我仍舊會豎起耳朵坐在後面緩緩靠近他們,並默默拿出手機搜索他們提及有關「中國元素」、「契訶夫」、「法國新浪潮」等等一系列的詞語。

評價金正恩髮型

最終,在初試的時候,面試老師提問了我們這一組一個問題:「請你評價一下金正恩的髮型」。沒錯,就是這樣聽上去有些滑稽,但是其實每個人都能答出點什麼的問題。我這一組中,除了我以外還有四個女同學,我是第三個回答的學生。前面幾個人無一例外都是以「金正恩的髮型和他們國家一樣的傳統、封建」作為主要論點。

輪到我回答的時候,我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中國人自古以來便認為額頭高的人比較聰明,你看這麼多領導人中,沒有人留劉海,例如普丁、歐巴馬、習近平。再來,金正恩又是比較年輕的領導人,所以他的髮型既符合他的年齡,又符合他的身分。另外,前幾天我看到了一組長圖,它把金正恩的髮型P到了普丁、歐巴馬、習近平等領導人的頭上,但最後一張圖還是寫道,只有金正恩能夠駕馭這個髮型。所以,當我看到這個髮型,我就會想到金正恩;當我想到金正恩,我就會想到朝鮮,我們可以將這看作是一種朝鮮元素。」

你劃的還是歪的

在複試面試中,分為一人抽一道題,並花十五分鐘準備,三分鐘講述的命題故事,以及一組人抽一道題,並花二十分鐘排練,五分鐘展示的命題表演。簡單來講,短短的十五分鐘你需要快速運轉你的頭腦,想出一個既符合主題,又能讓老師記住你的故事,你還需要二十分鐘快速熟悉身邊幾個同學,表現出彷彿你們從小就認識的默契。

三試分為三小時的命題故事筆試以及面試。在我這年筆試的考題是「四兩撥千斤」,當時題目一被老師書寫在黑板上,全場幾十個人都沉默了。大家花了足足半小時在思考題目背後的意涵,而我最後還是寫了一個校園勵志故事。比較有趣的是,多數考生為了給老師留下好印象,會在一片空白的答題紙上自行劃線作答,以保證字跡工整。結果一個老師來到一個考生旁,大聲說道:「你別劃了,你劃的還是歪的!」我不知道這個考生是否讓老師記住了他,但我知道他為全場緩解了考試的緊張氛圍。

面試部分由自我介紹、才藝展示、辯論、藝術作品賞析、命題小品幾個環節所組成。從初試一個考點的千人到百人,再到複試一個考點百人變二十人,最終四個考點晉級的考生將全部來到北京本部進行三試,僅剩的七十六人還將角逐十五個幸運兒的名額。

朗誦才藝被拒絕

在辯論環節中,面試老師將我們五個人分成兩人一組,還有一人做中間總結者,並給了我們「你相不相信星座論」的辯題。當我們各自闡述完,老師又說道:「那現在你們根據自己的想法選邊站,給你們五秒時間決定。」說完,和我同組的隊友立即站到了對面,其他人則沒有動作。老師見狀便問我的隊友,「你為什麼不相信星座論呢?」待我的隊友回答完畢,接著轉向問我:「那你為什麼相信星座論呢?」

不過在最後一場考試中,印象最深的莫過於才藝展示環節,因為這是一個突然增加的環節,沒有人有所準備。我剛好是最後一個展示的,前面幾個考生有人跳健美操,有人則唱歌,還有一個考生說要朗誦,但面試老師立刻拒絕了他,理由是「朗誦太久,不用了。」輪到我時,我向老師問道:「有紙杯嗎?」老師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窗台,我便跑過去拿了一個小紙杯,又搬了一把木頭椅子到我面前。雖然當下我並不確定這樣小的紙杯和木椅是否能配合出我想要的音色,但我還是蹲了下去開始打節奏、唱歌,我只知道面試老師和考生都傾身抬頭看我的表演。

待藝考結束後,我的家人才和我說,初試當天我的爺爺在門口等我考試結束時,他打了一通電話回家給奶奶,並說道:「你的孫子就是來吃豆腐的啦,別人都是俊男美女,又是古箏又是吉他,你的孫子會什麼?」

還記得,和我同一批考試的同學準備了美聲、健美操、樂器作為才藝展示,而我拿了一個手搖杯店,還是用過、清洗乾淨的紙杯,以此來打節奏、唱歌。我一直沒和家人說的是,雖然初試那天到我展示的時候,老師們和其他考生都投來好奇和驚喜的眼光,但直到我展示才藝前,我都把紙杯懷揣在兜裡,不敢拿出來和別人較量。

抱著豁出去的心

現在回憶起來,當時只準備了才藝展示和自選朗誦的我,真的是抱著豁出去的心去和大陸同學較量。我考上導演系後,一個同學和我開玩笑道:「你對得起那些準備了三年的同學嗎?」

今天大家看到的,是成為了當年中傳導演系第十四名的我。你沒看到的是在候考室被叫喚到,開始心跳加快,雙手無處安放的我,以及第一次要與陌生人合作表演,尷尬又必須硬著頭皮上的我。對於那些同樣想藝考,但是不知所措的學弟學妹們,我只想說:「平常心就好,因為失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又不是一考定生死。如果你成功了,那,恭喜你。」

#才藝 #準備 #展示 #金正恩 #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