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冠疫情持續升溫,加州撤回重啟計畫,宣布關閉室內餐飲、酒吧及電影院等場所,以控制疫情傳播,另一方面,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制裁中國的法案,疫情加上美中緊張情勢升級為經濟復甦前景蒙塵,全球股市高位震盪。

富蘭克林坦伯頓固定收益團隊表示,許多預言家試圖預測未來經濟復甦的路徑是V型、U型、或是L型,我們的基本情境認為,我們將會看到美國歷史上前所未見、最劇烈但也最短的衰退,之後出現強勁復甦。不過,即便未來幾個月經濟出現V型復甦,但隨後可能出現放緩,美國經濟仍然需要一段時間才可能回到疫情前的水準,但從目前股市的反應來看,似乎已經反應了偏樂觀的情境,意味著選舉前的波動可能引發股市修正,市場壓力可能迫使聯準會出手干預。

展望下半年,目前離美國大選還有四個月時間。儘管民調顯示民主黨支持度領先,但很多事情都可能改變,別忘了五個月前美國經濟表現還相當亮麗。未來如果不是出現民主黨或共和黨同時贏得總統及國會多數席次情境,政策路徑的不確定性仍相當高。

未來幾個月我們將從民主黨的總統及副總統候選人的政策平台上取得更多細節,有助勾勒出政策對不同產業的看法。如果共和黨同時贏得總統及國會多數席次的勝利,政策方向較為人所知,但如果兩黨無法同時贏得總統及國會多數席次,而是出現總統及國會多數黨隸屬不同政黨的情境,未來的新政府將發現難以大幅改變政策。

儘管政治面因素可能推升未來波動度,所幸聯準會的寬鬆貨幣政策料將延續。保羅‧維克表示,聯準會三月調降基準利率至0~0.25%的水準,近期發言也表示預計將維持至2022年底,未來數月將持續以目前的速度購買美國公債及機構房地產抵押債,不難發現短期內聯準會要退出量化寬鬆的可能性並不高,聯準會持續的買盤亦有利於機構房地產抵押債。

而從機構房地產抵押債(MBS)市場的規模來看,高達6.4兆美金,是僅次於美國公債的高度流動性市場,回顧在金融風暴時期以及近期的新冠疫情導致市場流動性緊縮,但公債及機構房地產抵押債(MBS)市仍然少數可以良好運作的市場,這對機構法人以及部份的散戶投資人來說是很有吸引力的,因為這代表著債券可以即時的變現。

美國政府GNMA債受到美國聯邦政府的信用擔保,相較於同天期公債的收益率更高,此外,一旦市場因為政治面因素帶動市場回檔,高債信的美國政府債反而容易受到避險買盤追捧;反之,即便是在利率上揚或是低檔反彈的期間,GNMA債的低存續期間更有助於防禦利率風險,整體波動度比公債更低。(國際新聞中心整理)

#總統 #機構 #聯準會 #民主黨 #房地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