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發會通過蔡政府第2任期「國家發展計畫」(110~113年),目標是平均經濟成長率2.6~3.4%,失業率平均3.5~3.8%,核心消費者物價年增率1.0~1.5%。預期蔡總統任期結束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成長到2.90至2.96萬美元,有機會達到3萬美元。在新冠疫情蔓延,全球經濟衰退底部深不可測,而台灣經濟成長預估保1的情勢下,國發會的國家發展計畫顯得突兀。

國家發展計畫始於民國42年,每4年為1期,稱為「四年經濟建設計畫」,逐期設定經濟發展目標,指導公私部門配合落實計畫來達成目標。

在經濟發展早期階段,因公營部門比重較大,包括水電、石化、鋼鐵、海陸空運輸等基礎產業和設施多由政府掌控,政府行為影響經濟頗高,確實可以發揮追求目標之指導效果。

早該放棄GDP至上主義

然而,隨著台灣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公營事業民營化,加上大型企業發展快速,政府的經濟角色已明顯弱化,融入全球經濟後又受國際景氣影響甚大,經常難以達成目標,設定成長目標的必要性也逐漸受到懷疑。況且,當台灣人均生產超過2萬美元,被國際貨幣基金列為「富裕經濟體」之一,「反發展」已成為社會進步力量的重要訴求,民眾對生態環境、環保、社區發展、社會正義等議題更加重視,早已放棄GDP至上主義,認為政府不能不計代價追求經濟成長。

台灣藏富於民,物價低廉,即使經濟成長不快,一般庶民也還能夠享有不算太差的生活水準。若政府不計代價,以追求經濟成長為首要目標,不僅可能付出環境、生態等各種額外成本,也可能因其他重要社會價值的反向發展,而造成人民幸福感下降的後果。例如,分配反惡化,庶民相對被剝奪感上升;工作過度忙碌因而讓家庭成員缺乏互動,對社會產生怨懟心或疏離感;職場競爭壓力造成年輕人晚婚、少子化問題等,絕非國家追求發展的本意。

近年來包括國際機構和英、法、美、加、日等國紛紛調查各國的「幸福指數」,除了進行國際評比以外,也提供各國知己知彼,供作施政參考。各種幸福指數評比項目不同,若以聯合國自2012年逐年公布的《全球幸福報告》,依據人均GDP、社會支持、預期壽命、社會自由程度、寬容度、腐敗程度和公民幸福感等因素綜合評分,在全部153個國家和地區的評比中,台灣在2020年報告中名列全球25,居於東亞首位,超過日本、南韓、新加坡、香港等地,更超越94名的中國大陸,表現相當不錯。

全球幸福評比 台不差

然而,台灣的人民幸福感正受到所得分配惡化、青年就業、創業困難、社會階層流動停滯的嚴重侵蝕。而新冠疫情延燒,美國、歐洲都以無限量化寬鬆政策救經濟,其他國家也紛紛採行大規模財政政策幫助民眾與企業度過難關,因而造成全球股價大漲,房地產價格蠢蠢欲動,可以斷言,財富分配不均與青年就業機會減少的問題將更嚴重。

國家發展計畫不往這些方向設定目標、努力改善,卻停留在20世紀成長率應設定為2%、3%或4%的表面文章,只會照本宣科做老文章的舊官僚,應該自己告老還鄉了。

國際間幸福指數的調查逐漸受到重視,但迄今執行的方法未能統一,只能提供各國參考。我國曾在2013和2014年,參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美好生活指數」的調查方法,進行「國民幸福指數」調查,可惜因立委認知不足,對調查結果產生誤解而恣意刪除預算停辦。政府也未能深入了解其重要性,並妥善說明後堅持辦理,導致原可讓我國跟上先進國家的重要調查竟然曇花一現。

如今,在全球面臨疫情肆虐,社會遭到劇烈衝擊之時,正是重新嚴肅思考國家發展目標的最佳時機。我國既然在6、7年前已有調查經驗,建議恢復辦理「國民幸福指數」調查,並簡單設定「主觀幸福感」、「所得分配」和「失業率」作為三大國家發展目標,以提升國民的「主觀幸福感」。

後疫情時代可能是全球經濟重新開機的時代,過去40年來的全球化趨勢與製造鏈分工模式,都可能重新洗牌,國發會與其提出舊思維的經濟發展目標,不如離開冷氣房到第一線和企業家與中小企業老闆對話,找出台灣後疫情時代經濟發展的新模式。

#幸福指數 #調查 #計畫 #經濟 #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