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強森上周宣布,從8月1日開始,雇主可要求更多因為疫情在家上班的員工返回崗位,這項布達讓老闆和員工都感到緊張。今年3月因為新冠病毒封城前,英國共有1200萬每天通勤上班的員工,解封後,全國為是否該返回辦公室上班爭論不休。

這真是新冠疫情爆發和5個月前封城時,怎麼也未令人料到的事。封城鬆綁後,倫敦市區依然空蕩蕩,牛津街夏日人潮不再,中國城超市門可羅雀,金融城寧靜像座空城,10人中有9個人目前尚不確定自己是否將在夏天後返回辦公室工作。許多雇主似乎也不急著讓員工再次返回辦公室。這段期間的遠端在線辦公,已讓工作場所不知不覺變成網絡虛擬空間,勞動力轉移到員工自宅有一定的靈活性,企業和組織已逐漸被淘汰。

該不該返回辦公室呢?離開台北後,我一直以住處為辦公室,但我依然清晰記得剛到倫敦時,冬日午后站在窗前觀看對街辦公大樓內上班的人們,突然想念台北開放式大辦公室,以及同事們的感覺,那不是對工作的依戀,是對與人真實互動的懷念。

6月底以98歲高齡辭世的美國喜劇家和電影製作人卡爾雷納的經驗,或許能提供我們一些思考角度。這位縱橫演藝圈70多年,早年以電視影集西德凱撒一舉成名的喜劇泰斗,曾經有一組傑出作家團隊,團隊成員包括尼爾西蒙、伍迪艾倫、梅爾布魯克斯和賴利格爾巴特。他們每天都出現在公司23樓,寫作討論並發出巨大笑聲。

這不是普通的工作場所。賴利格爾巴特回憶,「很像每天都在喜劇電影裡上班。」;另一位工作夥伴尼爾西蒙表示,「我回家打開電視看我們的節目時,笑了又笑,我的妻子說,那是你寫的笑話,不是嗎?我說,我不知道…這些點子好像一下子就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

這樣的經驗,聽起來可能完全不像我們最近參加的Zoom、Skype或Google Meet會議。這些新科技確實讓遠端工作變為可能,許多員工發現自己不必每天早起趕著搭車上班,省了通勤時間和交通費;對於企業領導者遠端辦公也很有吸引力,可以節省昂貴的辦公室租金,符合成本效益。面對經濟前景不確定,收益急劇下跌的艱困時期,遠端上班似乎符合勞資雙方的生存目標。

參加遠端視訊會議,像是Zoom會議,有時也會發現自己得在虛擬的「等待室」中「稍坐一下」。但關鍵是電腦螢幕無法取代人類間的真實互動。這樣的真實互動正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部分,一個人在隔絕的狀況下從線上或許可以透過聯繫完成工作,但人與人間的互動遠比這樣的交流深刻,不僅在於傳達訊息完成任務,還希望被看到和理解。

互動是人們對認可的嚮往,線上聯繫忽略了人作為社會生物對認可的深刻需求,這種需求,只有面對面才可能達到。遠端線上工作和真實的到辦公室上班非常不同,總部設在倫敦的智庫「神學」負責人奧爾菲爾德傳神的形容:遠端工作像「一位鋼琴演奏家試圖只用一個音符傳達交響曲」。在虛擬會議室中開會,獨自在家上班,完成工作卻充滿孤獨感,遠端工作讓缺乏真實互動的人們逐漸去人性化。不幸,這可能是後疫情時代的新常態。

#工作 #員工 #上班 #真實 #遠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