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復性旅遊燒進山林,疫情解封以來,攀登雪山、嘉明湖和玉山的人數都大增,山屋及營地幾乎都滿床,礙於山屋床位有限,不少人選擇俗稱「單攻」的當天來回登山行程,雪山就較去年成長3倍,但通報救援案件量也隨之增加。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林文和指出,2019年攀登雪山主峰單日來回1278人,今年截至目前就有3819人,比去年約多出3倍,分析原因報復性旅遊風氣也有影響,因山屋容納人數有限,抽不到床位的山友乾脆「單攻」。

但雪山主峰來回近22公里相當耗體力,有時氣候不佳或起濃霧,容易讓人摸不透方向。雪霸處表示,早年登山活動都由專業登山團隊或大專院校登山社,組織性訓練體能和登山技巧,即便發生突發狀況也能有經驗地解決。現今科技發達,常有網路揪團爬山,彼此不認識,若不幸落單,「叫天不應,叫地不回」非常危險。

台東林管處表示,有「天使的眼淚」之稱的嘉明湖採總量管制,每天限制176人,疫情解封以來,向陽山屋、嘉明湖山屋及營地幾乎都滿床,到了假日更是一位難求,到訪遊客比去年同期增加近1成。

玉管處副處長盧淑妃表示,去年1到6月單攻主峰申請5909人次、核准3055人,今年同期申請人數為1萬269人、核准3371人,申請人數倍數成長,因每日限額60人次,每到假日都是額滿狀態。

#單攻 #山屋 #報復性 #雪山 #攀登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