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隔空互嗆72小時,街口託付寶爭議瞬間降溫,在找不到能一刀斃命的法條,金管會改從保管銀行下手,這算是「技術干預」,街口或許輸得不服氣,但心裡很清楚,避免殃及街口電支跟街口投信,以免輸到脫褲。

對金管會來說,主委黃天牧甫上任,就因大同股東會改選爭議被盯得滿頭包,街口此時丟出託付寶這震撼彈,根本就是找麻煩,尤其當金管會先指託付寶違法,街口居然還高分貝回嗆羅織罪名,這當然就是挑釁。

託付寶雖是舊案,但一前一後,恰巧對照前主委顧立雄與黃天牧的領導風格,黃天牧的回應若軟,就等著被看衰,這是大忌,已注定要拿街口立威,立殺雞儆猴之效。

從昨天金管會記者會,派出曾經與街口對打的副主委邱淑貞,就看得出金管會「迅速殲滅對手」的決心,一出手就要讓街口閉嘴,那些法條、原則啊都是聽聽就好,直接封掉保管銀行收款這條路,才是命中要害。

很簡單,託付寶就是看準金管會沒有直接管轄或核可的法規,才膽敢上路,但在台灣沒有保管銀行,也就不用做生意了,如今金管會都已經「火起來」,身為託付寶保管銀行的彰銀不接單了,還有哪家白目敢接?

金管會這招未必光彩,但很有效,規避掉現行法規不周全的質疑,免於擴權、打壓新創的惡名上身,卻緊緊掐住託付寶咽喉,再度把主導權拿回手中,街口當然得「跪」,因為不接受是死路一條,接受還有得談。

街口或許可頑強抵抗,但別忘了,金管會動不了街口金融科技,但街口投信、街口電支都是其「管區」,真要開幹,若玩到街口投信被撤照,或街口電支被停業務,絕非街口所能承受,權衡得失後只能軟化。

#保管銀行 #街口 #託付 #投信 #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