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為典型的反景氣週期貨幣,通常美元的走貶,對股市與原物料等風險性資產,往往有助漲的效果。本波美元指數於3月中旬觸頂走貶以來,迄今最大的貶值幅度已達8%,同期間,美國S&P500指數大漲50%,台股指數大漲46%,西德州原油漲幅85%,黃金漲幅20%。事實上,雖然近期走弱,美元仍處於10年評價的高點,相信弱勢美元的趨勢已逐漸成形,將有助於股市多頭行情的延續。

影響美元指數的三大因素為:1.美國與其他區域的經濟成長差的變化;2.美國與其他區域利差的變化;3.全球經濟榮枯。美元通常在全球景氣良好(不佳)的時候傾向貶(升)值。目前利差與成長差的變化均不利美元,美國聯準會已經降息至0.25%,且預期到2022年底都不會升息,造成美國與其他區域的利差縮小。

另美國聯準會預估今年經濟成長率衰退6.5%,2021年預估成長率亦小於市場預期、僅5%,美國與其他區域的經濟成長差,亦在縮小當中,特別是美國近期疫情捲土重來,而歐洲地區疫情相對穩定下,市場預期,第三季美國經濟動能相對歐元區的差距,將出現收窄。

美元身為反景氣周期的貨幣,隨著全球經濟逐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其避險的功能正逐漸消退中。其他因素亦不利美元,包括美國聯準會資產快速提高(美國聯準會總資產增長率與美元指數往往呈現反向變化)、與美國雙赤字/GDP比重達到金融海嘯來新高(雙赤字/GDP比重歷史上領先美元指數變化達三年)等。

美元指數持續走空的短期風險,在於若下半年景氣復甦強度的不如預期,以及地緣政治風險再起。目前的基本情境為疫情不會快速降溫,但各國不會重回封鎖,只要經濟開放,儘管確診病例上升也不會影響復甦方向。

但仍須留意民眾基於自我保護而改變經濟行為,以及廠商因應不確定性,而放緩投資的可能影響。另新增死亡數將是觀察重點,若大幅攀升則政府很可能實行第二次封鎖,但估計程度將不會比第一次來的大。

第二個牽動美元走勢的關鍵,則是地緣政治風險。由於美國川普因抗疫不力,使其總統的連任之路充滿荊棘,倘若川普再度對中國掀起另一波貿易大戰,以轉移美國民眾對抗疫失敗的焦點,這個機率已逐漸升高當中。

弱勢美元趨勢將有益於全球股市,美元指數自1970年以來,已經歷過三次的空頭,而今年很有可能開始第四次的空頭。在過去三次的空頭環境下,S&P 500指數的漲幅中位數達15%。其中,新興市場以美元計價的債務龐大,美元升(貶)值會加重(降低)其債務負擔。

另新興市場對原物料的依賴較高,而原物料價格通常與美元呈現負相關,因此弱勢美元將對新興市場股市特別有利。弱勢美元亦有益於海外營收占比高的美國公司,其中以科技股海外營收占比最高、達58%。

整體投資建議來說,全球經濟復甦可能放緩,但方向不變,因此,循環股仍優於防禦股。因美國仍為疫情重災區,而歐洲疫情控制相對良好,弱勢美元以及原物料價格則有益於新興市場,加上非美股市評價較美國股市合理許多,接下來非美股市表現可望優於美國股市。類股方面,根據前三次美元走空的經驗,以能源股、必需性消費股、科技股、原物料股相對大盤表現最佳。

#原物料 #美國 #弱勢 #美國聯準會 #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