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大竹國中應屆畢業生何志翔曾遭霸凌逃學,校方耐心溝通、指導,逐步導回正途,他畢業後決定徒步從台南走回桃園,用300公里路程紀念自己的改變。他說,中輟生都不是因為想中輟而中輟,透過自身案例呼籲青少年勇於面對困境。

為何選定由台南步行回桃園?何志翔說,一開始也沒有特別原因,走完了才發現坐車到台南跟步行回桃園共600公里,剛好與自己曾曠課的節數600節相同。

何志翔曾遭學長霸凌,被椅子猛打、圍毆,甚至手腳筋都斷了,這些被欺負的畫面歷歷在目,但卻不曾向家人訴說。何志翔說,爸爸說不要打人,因為爸爸的一句話選擇不還手。聽到這,何志翔父親低頭沈默,表示當初對兒子說不要打人,是希望他不要傷害別人,卻讓兒子被霸凌了,還不懂得自我防衛。

國一下學期何志翔轉到大竹國中,大竹國中校長曾榮郎決定把何志翔送至中途學校,在中途學校何志翔接觸到吉他,開始對音樂產生興趣。2年後校方讓他回學校接受正規教育,透過1對1適性化課程,慢慢突破心防,也把他從校園夢魘拉出來。

今年順利畢業,何志翔決定背著吉他徒步從台南火車站走300公里回大竹國中,24日早上10點順利返回校園,雖然他途中數度想放棄,但選擇突破自己、堅持到底。在這10天9夜當中,何志翔曾到苗栗的育幼院彈奏吉他,未來他會把這些年心得跟這趟旅程,寫成一首歌,希望能感動與他遭遇相同的青少年。

#大竹國中 #徒步 #何志 #步行 #台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