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估2020年新款AirPods還會再次拉高產品定價,其他品牌廠商預估也會跟進。左圖為三星Galaxy Buds。圖/美聯社
預估2020年新款AirPods還會再次拉高產品定價,其他品牌廠商預估也會跟進。左圖為三星Galaxy Buds。圖/美聯社

2019年TWS(True Wireless Stereo,真無線藍牙立體聲)耳機熱度加溫,出貨成長到1.3億組,比2018年成長154.9%,原因在於3.5公釐耳機孔取消、廠商積極促銷等。此外,2019年蘋果AirPods出貨量達到6,000萬組,依舊是TWS耳機市場領先者,但市占率卻下滑至46%,主要因素除了其他品牌廠商也積極發展外,藍牙晶片等零組件廠商、新創和白牌產品也積極加入搶食商機。其中,品牌廠商為了增進旗下高價產品的價值,除了單純提升規格外,還需透過附加功能吸引消費者購買,其中包括降噪和骨聲紋等主打特色功能。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整體經濟,導致消費者支出縮水,使TWS耳機出貨量因此下修,然而TWS耳機市場原就處於高成長期,加上2020上半年遞延的新產品已在4、5月推出,替市場熱度加溫,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在2020年第三季開始趨緩,讓出貨狀況好轉。

TWS耳機出貨量 2020年上看1.8億組

半導體業者看準TWS耳機熱度,趁機推出低價藍牙晶片搶市,晶片價格甚至下殺至人民幣個位數,讓整機廠商因此能用低價購買藍牙晶片和聲學元件等必要零組件,進而推出人民幣10幾元、甚或人民幣個位數的低價TWS耳機,再加上正值話題勢頭,讓大量消費者願意購買嘗鮮。

然而,低價產品的過熱情況預估今年會逐漸退燒,因為消費者會隨著時間降低嘗鮮心態,在購買支出時更考慮實用性,不過,2020年TWS耳機市場依舊會保持成長趨勢,成長幅度會因經濟衝擊而下修,但隨著華為、三星、索尼與小米等廠商陸續在第二季推出新產品,以及Google和微軟等廠商加入搶市,預估將以45.4%的年成長率,達到1.8億組的出貨量。

蘋果雖仍居於領先地位,但競爭加劇導致市占率下滑,預估出貨量為8,400萬組,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許多品牌可能採用較積極策略,例如折扣促銷和與智慧型手機搭售等,也因此,2020下半年若新冠肺炎疫情趨緩,TWS耳機市場將有更好的表現,2020年TWS耳機出貨量有上修空間。

TWS耳機零組件包含晶片與通訊元件、聲學元件和感測器、電池,以及其他零組件等,其中,藍牙SoC在成本占比較高,依據功能性和整合度,藍牙SoC成本可以從2~15美元不等,加上NFC等各類晶片,TWS耳機晶片總成本不太容易超過30美元。

TWS耳機的聲學元件以揚聲器和麥克風為主,單顆價位不高,但考量現在不少產品單耳都採用兩顆麥克風,以及加速度計等其他感測器,總共需約5~7美元,電池成本也不會太高,因大多數產品的電容量並不高,只有約30毫安培,透過電容量較大的耳機盒延長使用時間,加上其他零組件、組裝與運輸等,預估單耳TWS藍牙耳機成本約50美元,但若採用較低性能的設計與零組件,成本仍有下修空間。

其次,透過壓縮規格與性能便可推出低價產品,例如採用單純只有藍牙功能的中國製造藍牙晶片,價格就可低於1美元,MEMS麥克風等聲學元件的售價也會再往下壓低,因此單耳成本可能只需2~5美元,成為大量低價產品出現的原因。

語音助理與降噪功能 成品牌大廠發展要件

蘋果在2019年推出新產品AirPods Pro,將售價提高到249美元,三星在2020年推出Galaxy Buds+也將售價拉升到149美元,三星與音響大廠AKG在韓國合作推出的TWS耳機N400,售價更達到23萬韓圜(約197美元),華為FreeBuds 3定價也同樣增加到197美元。蘋果提高產品價位後,其他手機品牌廠商一同跟進提高定價,索尼產品原先價位約200美元,微軟和Google的TWS耳機新品價格也不相上下,除了依舊以優質平價為訴求的小米,品牌廠商的TWS藍牙耳機價格目前平均約200美元。另外,廠商可能額外推出改款入門產品,用較低售價吸引更多消費者,例如華為在英國推出售價90英鎊(約115美元)的FreeBuds 3i,然而該款產品則沒有搭載華為旗下IC設計公司海思開發的麒麟A1晶片,也不具備無線充電功能。

在此之前,不論是支援主動降噪的AirPods Pro、還是支援無線充電的AirPods,蘋果皆沒有透過發表會正式介紹TWS耳機新品,也未正式在官網使用AirPods 2命名,可將這兩款視為2020年蘋果發表會推出AirPods 2前,測試市場水溫的功能微調產品。此外,蘋果也透過逐步拉高AirPods售價,讓消費者較能適應未來的價位調整,才不會因大幅拉高價差使消費者猶豫卻步。2019年底AirPods Pro熱賣而導致缺貨,成為蘋果一劑強心針,預估2020年新款AirPods還會再次拉高產品定價,將有機會接近300美元,其他品牌廠商預估也會調整新產品價位至約250美元。

在產品售價提高下,品牌廠商若要吸引消費者購買,不光只有硬體規格提升,還需發展各種附加功能,包括語音助理、ENC(環境降噪)、ANC(主動降噪)與骨聲紋等,這些功能也會帶動對晶片整合性、低能耗、高精度小尺寸的需求,並增加聲學元件與感測器的使用量與記憶體容量,再次帶動TWS耳機的硬體性能提升。

聲學效果、性能提升 成市場競爭關鍵

當市場對TWS耳機的認知是屬於高毛利產品、品牌廠商又拉高產品定價,加上低價產品的存在印象一時還無法淡化,品牌廠商必須替TWS耳機找到亮點,才有機會增加消費者購買意願,因此TWS+、省電與無線充電、聲學功能等成為目前TWS耳機發展方向。

耳機還是與聲學相關,聲學性能提升成為功能升級中的最重要項目,但單純的零組件規格升級較難讓消費者感受到差異,而且,並非提高規格就會有較優質的聲學效果,例如收音效果好也代表敏感度高,收錄的雜訊也因此增加,如果沒有搭配進行雜訊處理,使用者耳朵裡聽到的聲音反而不好,所以品牌廠商不容易透過規格比較去襯托產品價值,反而需透過ENC、ANC與骨聲紋等附加功能,讓消費者感到物超所值。

ENC(Environmental Noise Cancellation,環境降噪),是一種通話降噪技術,原理是透過雙麥克風收音,將收錄的人聲過濾雜訊後傳輸給通話對象,ANC(Active Noise Cancellation,主動降噪)則是為了抵銷聲音受到環境噪音干擾,主動在揚聲器中加入反向聲波中和噪音,需要至少一個收集外部噪音的收噪麥克風和耳機原本的揚聲器,雖然主動降噪提供較好的降噪效果,但也會消耗更多電力,縮短耳機使用時間。

不論是ENC還是ANC或其他各種類型方法,降噪的基本原理都是複數麥克風、搭配演算法與支援的運算晶片,除了對最低麥克風數量的要求外,聲學元件的規格不會因此有差異。而麥克風也可再細分為通話麥克風與收噪麥克風,前者用來收錄通話人聲,後者用來收錄環境音,透過降噪技術的演算法處理達到較好的效果,主要核心還是在演算法與整套系統的設計。

骨聲紋(Bone Voice Pattern ID)是華為從FreeBuds 2 Pro就開始作為產品特色的功能之一,宣稱透過頭骨的振動獨特性,不但能降噪輔助還能辨識用戶,提供語音控制、解鎖與支付等功能。嚴格來說,不論是被叫做骨聲紋感測器還是骨振動感測器,實際上發揮功用的關鍵零組件並非聲學元件、而是音訊加速度計(Audio Accelerometer),也就是一種用在音訊上的低功耗三軸加速度計。

音訊加速度計目前有華為、蘋果、三星與小米採用,多數還是做為降噪功能的輔助,長期來講,搭配語音助理的辨識使用者喚醒功能,亦是TWS耳機功能的重要指標,在更多品牌廠商的產品已具備感測器的情況下,往此發展的可能性非常高。

未來TWS耳機市場將有可能切分成兩部分,一塊是低價市場,透過低成本和嘗鮮來吸引消費者,但市場規模不容易擴大,另一塊則是以附加功能為特色的主要品牌廠商產品,透過各種聲學功能渲染使用情境,提升晶片性能和聲學效果創造競爭優勢。(本文作者為拓墣產業研究院分析師)

#功能 #耳機 #品牌廠商 #降噪 #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