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地喜歡並享受著創作過程的胡瓊櫻。圖片提供/胡瓊櫻
單純地喜歡並享受著創作過程的胡瓊櫻。圖片提供/胡瓊櫻
胡瓊櫻,《風華》,布面油彩,38×43.5cm,2019。圖片提供/胡瓊櫻
胡瓊櫻,《風華》,布面油彩,38×43.5cm,2019。圖片提供/胡瓊櫻

即便創作已逾二十載,胡瓊櫻從不自視為畫家,她單純地喜歡並且享受著創作的過程──寧靜而專注、孤獨卻美好,隨著每一個色彩、筆觸,全身心投入其中,渾然忘我。

若用眼睛的感官功能,我們看到的世界是一樣的:紛繁變動的現象、繁瑣的日常規則、沉悶的現實與框架……然而,若能跳脫表層感官、進入深層的視覺靈性,我們將看到一個不同凡響的世界,是內心深處渴望趨近的夢想之地。這是畫家胡瓊櫻帶來的啟示。

作畫時心中無樹 唯有筆觸

「我喜歡沉浸在畫畫中的過程,喜歡那份孤獨感,只有在創作與閱讀時,我的心是全然寧靜的。」她略帶靦腆地微笑著,話語樸實而誠摯。胡瓊櫻新近出版的小說《綻》,搭配二十多幀優美畫作,詩、畫、文相互渲染,意象堆疊著心靈的圖景,使得這本文學著作交融著多層次的藝術美感。

胡瓊櫻的畫作色澤飽滿而優雅,寫意的筆觸自然湧現內在的思緒感懷,無論是高山流泉、鄉野小徑,還是旅行時的人物印象、大自然的一花一木、周遭生活裡的小靜物,無不在她的畫筆下流動著深摯的情感。

當我們好奇於作品中的風葉蕭瑟、樹影婆娑,她卻笑說自己在畫的時候心中完全沒有樹。「如果心中有樹,就會去描摹樹的輪廓、形狀、特徵,那麼畫出來的就只是一個現實的『物件』,而不是一種『意境』。現實是呆板,意境才鮮活。不把物象當真,要把物象當成筆觸,完美的筆觸是畫的張力。」

不俗即仙骨 追求用色典雅

水墨、水彩、炭筆、粉彩、油畫,胡瓊櫻的繪畫歷程觸及各種媒材,她喜歡水性顏料的靈動清透,也熱衷於油彩的肌理堆疊。在油畫創作中,她捨棄輪廓,純用色彩與筆觸來創造意象,她認為真實的物象並不存在確定的輪廓線,若過度追求準確無誤的外形,反而容易窒悶了才情。因此,不管是觀察大自然還是觀看照片,她只匆匆一眼瞄過形態,而是多將自己沉浸於感受,去捕捉自我內在與大自然交感的心靈氛圍。

用色沉著典雅是胡瓊櫻畫作的另一項特色,天生對色彩極其敏銳的她總能用光譜來感知眼前的色彩。一顆飽滿豐碩的石榴,絕非單一的紅色,從粉紅、橘紅到鎘紅、緋紅,她以完整的色系與深淺的嚴謹布局,來展現色彩在光線之下的自然層次與立體感。

以單純灰階 描繪似水年華

色彩是變化的、活的,豐美而沉著,飽滿卻典雅,正如人過中年的體會:人生再豐富也需要一分沉澱。偶爾,她甚至喜歡純用灰階,描繪那似水流年裡的幽思朦朧,一如生命驀然回首時的含蓄無語。

回顧來時路,無限的愛與憧憬都深藏心底。帶大兩個孩子,又與先生共同創業,她是一位備受家人、親友敬愛的賢妻良母,只因內心存著一份美的追求,那顆藝術的種子自台南鄉下的童年萌芽期開始,便一路追尋著陽光雨露,等待一次美麗的綻放。或許它也像伏流,雖時隱時現,卻聲氣相通,貫穿人生的每個階段。內心因美而悸動,自始至終念念不忘。

美是心靈之思,美是精神的沉醉,美是抽象,「若說人生的一頭是現實,另一頭是理想,」胡瓊櫻沉思而語,「存在這兩者之間的就是藝術。我之所以畫畫,就是想在現實與理想之中尋找那無限的可能性。」

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現實 #筆觸 #自然 #藝術 #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