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熱錢效應下,全球金融市場普遍來到高檔位置,接下來任何風吹草動皆使市場震盤加大,影響資產收益的穩定性。投信表示,投資人目前應重視低波動、穩收益兩大訴求,建議可以具有此優勢的新興短期高收益債納入投資組合當中,以降低投資組合風險。

台新新興短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尹晟龢表示,據統計,在2007年8月31日至2008年12月31日Fed降息期間,新興短高收跌幅不到6%,雖略高於投資等級債券的4.5%,但較美國高收債跌幅25.47%明顯抗跌;另在2019年6月28日至2020年3月20日Fed降息期間,新興短高收跌幅僅5.1%,不僅明顯較美國高收債跌幅15.56%抗跌,亦小於投資等級債跌幅6.54%。

尹晟龢指出,在景氣多頭、Fed升息期間,新興短高收也發揮跟漲能力。在2004年6月30日至2006年6月29日Fed升息期間,新興短高收大漲了14%以上,為投資等級債券漲幅5.58%的兩倍以上;在2015年底到2018底Fed升息期間,新興短高收大漲11.62%,亦較投資等級債券漲幅9.92%為高。

投信法人指出,新興市場國家體質出現改善,相較於2008年金融海嘯及2013年6月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暗示縮減購債,新興市場的經常賬赤字減少,同時,新興市場槓桿程度遠低於成熟市場,支撐良好的債券品質。2020年1月中以來,全球負殖利率債券總額大增2兆美元,目前已高達13兆美元以上,尋求收益仍是王道,新興短期高收債目前有效殖利率近5%,吸引力大增。

盧米斯賽勒斯投資團隊認為,新興市場債券財務體質之所以好過成熟市場,其中一項影響因素為2015年原物料價格下跌後,新興市場中的能源相關公司即致力於去槓桿,同期間大陸國企也在政府要求下努力減債,兩者加乘,意外增加新興市場債券對疫情的抵抗力。

就債券市場違約率來說,全球高收益債違約率無可避免都會上升,但預期新興市場違約率將低於成熟市場。

#新興市場債券 #Fed降息 #Fed升息 #短高收 #抗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