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考監」突然成為朝野共識,準監察院長陳菊也說有做好當末代院長的心理準備。但是廢考監真的做得到嗎?還是又將淪為打假球?監察院這幾年被蔡英文總統提名的監委們使弄監委權力,已到驚世駭俗地步,充分展現「監察權」的「誘人」之處,嘗過甜頭的民進黨,摘得掉權力魔戒嗎?

依憲法,監察院具有行使彈劾、糾舉及審計權,並得提出糾正案,以及收受人民書狀、巡迴監察、調查、監試、受理陽光四法等職權。但民進黨在2018年補提名上任的監委們,卻發展出獨特的功能,就是用來處理司法上未依其所願處理的案件。

監察委員陳師孟一上任就說要用他的職權來為前總統陳水扁翻案,著手調查「辦綠不辦藍」的法官、司法官;高涌誠、蔡崇義也受前立委段宜康陳情,去調查承辦「曲棍球案」的檢察官。

太陽花學運「攻占行政院」案,高院4月28日宣判,認定魏揚、陳廷豪等7人成立煽惑他人犯罪,改判2月至4月徒刑;結果監委瓦歷斯貝林的提案卻是糾正警方在行政院驅離太陽花學生失當。能不令人感歎,監察權已經淪為民進黨打擊司法威信的「復仇工具」。

民進黨過去在野時,認為考試、監察兩院沒有功能,所以主張修憲廢除,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甚至曾用「姦痿」如此難聽的形容詞,但是民進黨修憲的目的只在廢除考監嗎?

民進黨二度完全執政,監察權被他們使喚得「得心應手」,如今,朝野難得有共識要廢除考監兩院,但食髓知味的民進黨會不會在最後一刻又縮手,始終放不下權力魔戒?

#功能 #魔戒 #監委 #廢考 #監察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