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4日發表「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演說。這場演講從場地的選擇到文稿內容,儼然揭示美國自1970年代美中關係正常化以來最重大的政策典範變遷。台灣身處美中賽局前線,既要求「穩」,更不能放棄「和平」的可能。

自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視為戰略對手以來,美中關係緊張情勢日增。2020年5月美國發布的《對華戰略報告》更明確指出美中之間存在經濟、安全和價值等議題領域的「競爭」。7月24日蓬佩奧的演講則進一步確認了美國對華政策的結構性轉向。

蓬佩奧說,「如果我們希望有一個自由的21世紀,而不是習近平所夢想的中國世紀,我們必須承認一個無情的事實,並應以此作為我們未來幾年和幾十年的指導:與中國盲目接觸的舊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們絕不能延續這個模式。我們決不能重回這個模式。」另方面,美國意識到了美中之間價值層次的歧異。蓬佩奧強調,「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中國,共產中國肯定會改變我們。」

換言之,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態度從早前的「引導改變」,也就是擴大與中國在世界政治經貿體系的「接觸」,引導中國走向改革開放與民主化,轉向「對抗」中國價值的擴散。當兩國矛盾從貿易問題上升到價值層次,美中關係恐怕就不只是選舉期的政治摩擦而已。

美國對華政策歷次的轉向都攸關台灣命運,一如蓬佩奧所說,過去「美國的政策,還有其他自由國家的政策,重振了中國失敗的經濟,看到的卻是北京反咬餵食給她的國際之手。」他還以台灣為例,美國為了中國甚至把「在台灣的朋友邊緣化」。

在美中對抗新情勢下,可預期台灣在亞太區域安全的戰略角色將再次得到美國重視。兩岸關係很難獨立於國際格局發展,但誠如蓬佩奧所提,「我們的作法不能只是一味強硬。這不大可能達到我們想要的結果。」因此「存善念」、「釋善意」創造對話契機,更是為兩岸創造和平的重要措施:

第一,蔡英文政府自2016年以來,一直以「穩」為指導性戰略,執政黨兩岸政策一直以「不挑釁」、「不意外」為主軸。政府持續依據《中華民國憲法》架構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基礎上處理兩岸關係。這些都是保留餘地、控制風險的重要政策方針。

第二,中國大陸自年初以來面對新型冠狀病毒重大疫情,接續又有長江中下游水患,台灣社會可以對中國大陸社會及受災人民表達慰問及人道關切。我們也肯定陸委會促成小小明們優先返台、陸生應屆畢業生返台等措施,期待後續能在防疫的前提下,進一步擴大小明和各年級陸生返台。更期盼兩岸能在人道關懷及共同防疫兩大議題上創造機會,降低兩岸社會的敵意螺旋。(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

#美中 #美國 #中國 #返台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