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眉蓁論文驚爆抄襲案,連日來各媒體討論極多,藍綠亦各有攻防,但所關注的層面幾乎都屬於政治層面,對此實際上攸關於整個學術體制疏漏的問題,顯然皆是故意避而不談。揆其所由,正是因為藍綠各黨皆有不少政治人物,乃至背後出資的工商人士,涉及到此一「洗學歷」的問題,故不敢真正面對學術倫理何以竟淪落至此的嚴重問題。

民進黨表面上攻擊李眉蓁,事實上項莊舞劍,志在國民黨及江啟臣,因為高雄市長選情早已底定,李眉蓁必敗無疑,之所以仍不遺餘力以猛烈炮火圍剿,無非就是藉機給國民黨沉重的一擊,讓國民黨永遠翻不了身。國民黨在「城門失火」下受到「池魚之殃」,本可藉此展現魄力,當機立斷的採取肅清的動作,以堅定改革的決心;可惜左支右絀,僅僅只能舉出民進黨的反例,作自我防護,彷彿在拖人下水,反正天下烏鴉莫不皆黑,當然更不敢真實面對所謂的學術倫理問題。

台灣的大學由於少子化的關係,各大學為了自籌經費,廣開方便之門,紛紛以甚低的標準招攬生員,在職專班幾乎已到了「有來便上」的地步,其所泡製出來的碩博士,程度之低劣,相信學界中人莫不痛心疾首。

中山大學是名列前茅的國立院校,已是如此不堪,更何況其他?過去曾有「由你玩四年」的大學教育,如今更上升到碩博士,甚至可以連課都不用上,論文抄襲、槍手、蒙混皆可堂皇取得,這絕對不是特例,顯見我們目前的大學教育政策已到了不能不加以全面檢討的恐怖階段了。可是,我們的教育部,居然對此懵若無知,未有任何積極的檢討、宣示、徹查的決心,失職失能若此,台灣未來的學術恐怕只有江河日下一途而已了。

李眉蓁的問題,當然個人的誠信喪失及虛榮作祟有以致之,但真正關鍵卻在整個體制上的罅漏,從入學、考核、審查,整個程序都出了大問題,不針對於此,而僅以個案的方式模糊焦點,政治的考量居於第一,這不但讓許多的「李眉蓁們」仍得以高居其位、享其厚利,未來,恐怕「李眉蓁們」寖至成為常態,劣幣驅逐良幣,台灣的學術終將如「落花流水春去也」,變成夤緣僥倖者的「天上人間」了。這是台灣高教的最大危機。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碩博士 #國民黨 #學術 #大學教育 #學術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