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陸陷入二戰以來最嚴重對峙,層面廣及政經、軍事、意識形態,比50年代麥卡錫主義時期更嚴重,儘管北京看來有足夠戰略定力,但「極限施壓」的後果仍不免讓外界擔心擦槍走火。

美軍戰略改弦易轍始自2008年歐巴馬推動「重返亞洲」政策,川普上台後提出「印太戰略」,成為「重返亞太」2.0版,圍堵中國變本加厲,相較冷戰時期的美蘇對峙有過之無不及。

從最近國安顧問歐布萊恩、FBI局長瑞伊、司法部長巴爾到國務卿蓬佩奧,從意識形態、間諜、經濟等闡述對中政策,可見美國已將中國列為「頭號敵人」,發表檄文欲除之而後快,如同包道格所說,兩國已從過去競合轉為全面敵對。但這是給盟邦建立標準,視中國為「邪惡軸心」?還是擔心中國崛起後美國屈居老二,才顯得精神錯亂,背離國際交往準則?抑或只是為選舉?

川普上台後在國際舞台左支右絀,對女性領導人如前英相梅伊及德國總理梅克爾更是不假辭色,當面開罵「蠢貨」,與日、韓又為防衛經費不斷爭論,漫天開價,卻不懂國際關係需長期布局,加上保護主義籠罩,在全球要得到奧援並不容易。

不到百日美國即將大選,歷次民調顯示民主黨領袖拜登已一面倒地超越川普,也顯見美國民眾心中自有一把尺,但川普選擇的是和拜登比腕力,看誰對北京更狠,只不過如此選擇,最終對美國恐更不利。

再看蓬佩奧討伐檄文,則是對北京的無知,完全不了解中國國情。首先,共產黨員正是來自人民群眾選出的精英,培養過程要經多重關卡考核與歷練,可能犯個小錯、有個前科就被刷下,共產黨是精英政黨基本範式,和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截然不同,「寄希望於中國人民」的邏輯就是嚴重謬誤;其次,中國不像越南或其他第三世界國家,可透過扶持親美政權,打擊異己;再者,禁止9200萬黨員及其家屬入境更是奇譚怪論,除非川普打定主意和中國斷交,不再與北京交往。

與其全面詆毀,不如學習雷根提出的和平演變,或至少了解尼克森當年「以談判代替對抗」,從乒乓外交引領中國走向世界的模式。的確,大陸民主人權存在不少制度缺陷,亟待改善,但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大陸年輕人哪個不融入西方社會的民主自由標準、視馬列如無物?在大陸「漸進式改革」政改模式下,美式生活賣場、好萊塢影視標準,哪個不深入人心。

美國不思讓北京「從漸變到質變」,卻極限施壓,只讓外界見到美國的短視近利和霸權心態。大陸國務委員王毅說「不容美國胡來,但也不隨美國起舞」,正是面對狂亂的川普最好的解方。

#精英 #拜登 #川普 #中國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