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院、監察院人事同意權雖然如預期通過,但仍餘波盪漾。立法院部分國民黨立委因不滿總統提名,持續拋出廢考監兩院的聲音。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民調顯示,民眾支持廢監察院高達4成7,但反對廢考試院亦有4成6。儘管藍營內部對此尚無共識,但蔡總統見「憲政時刻」機不可失,馬上順勢在民進黨全代會上要國民黨「兌現」這張支票。五權改三權當然會被民進黨視為重大突破,但廢了考監兩院,憲政運作就能迎刃而解?到頭來恐只是「頭痛醫腳」,沒對症下藥。

考試權與監察權的問題,固然有部分起因於其他憲政機關職權的衝突,但今天更大的問題根源在於考試、監察兩院甚至大法官等人事產生的機制已經失靈!這套制度已經不能確保獨立機關獨立行使職權,總統可以不顧社會觀感,恣意提名,而應該制衡總統提名的立法院,卻「自宮」淪喪為應聲蟲與橡皮圖章。

監察權原始設計是監督行政部門,但是在現行這套人事同意權制度之下,卻變成總統意志的延伸,淪為行政機關的打手。而立法院同意權能夠制衡總統胡亂提名嗎?答案很清楚。總統濫用提名權,立院無法制衡,才是考監兩院成為過街老鼠的主因。考監兩院未必有罪,罪在總統胡亂提名,罪在立法院照單全收!考監問題的根源是總統權力過大,讓該獨立的機關不能獨立,但現在提出來的解方,卻不思索限縮總統權力,而是反其道而行想廢掉應該監督制衡總統的這兩個院。

其實五權改為三權,絕非不能討論,但重點應該在於考監兩院廢掉之後,這兩個權力要如何轉移與安排,才能讓這兩個權力獨立運作,不受黨派與政治力的過度介入。如果只是簡單讓考試權併入行政院,讓監察權放入立法院,難道不會讓權力更集中在總統一人身上?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今天可以控制立法院,監察權放到立法院,難道就能擺脫總統的控制?還是會讓「東廠」一直「擴建」?考試權放到行政權之下,掌權者用人會自我節制還是更加肆無忌憚?

分權制衡是民主國家憲政運作的基本原理,當原本分散的權力不斷集中,對民主將構成更深層的威脅。廢考監兩院看起來像走向西方民主國家常見的三權分立體制,但光廢考監解決不了我們當前五權分立早變成總統一權獨霸的隱憂。整個憲政體制權力向總統傾斜與集中,才是此刻必須優先解決的課題。行政立法失衡不優先處理,反糾結在枝微末節的考監兩權,只怕是本末倒置。

當大家因為痛心提名人選不適任而轉念想廢掉考監兩院時,不如好好思考現在這套提名與行使同意權制度的問題。如果總統不能跨越黨派與意識形態提出適格的人選,如果立法院執政黨只會配合打假球,假監督真放水,那倒不如回歸憲法本文,乾脆把考監兩院人事還給人民決定。

如果考監兩院因為人選提名不當,就要廢掉,那民眾信任度同樣不高的立法院,或民意支持度不到20%的總統,豈不更該廢掉?(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總統 #考監兩院 #廢考 #提名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