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被指在中山大學大陸所的碩士論文抄襲。說起來,學術倫理瑕疵已「斬首」了好幾位國民黨政治人物,包括前國防部次長楊念祖,這幾乎已是選戰必考題,但國民黨居然心存僥倖,應對荒腔走板,選情近於雪崩。

誠然,抄襲作者無可卸責,但這的確是藍綠共業。許多人認為李眉蓁以蔡英文論文反擊是牽拖,我在此可舉民進黨立委郭國文為證。其在成大政治所的博士論文被檢舉抄襲,經審查確認「引註不當」。在科技部的認定中,不當引用就是抄襲的一種樣態,違反學術倫理。對比李眉蓁哭得稀哩嘩啦,郭國文則是堅決地對披露者提告加重毀謗罪,藉以迴避抄襲事實。結果自然是浪費司法資源,該案以不起訴終結。

這藍綠共業毋寧應放在誘因結構中檢驗,政治人物的本職就是搞政治,念在職專班無非為洗學歷,哪有時間和精力從事學術研究,故抄襲比比皆是,甚至請助理或找槍手代筆亦是公開秘密。而位於中南部的國立大學如中正、成大、中山等校的社政科系,因當地就業不易,招生更不易,故放水學生論文,以利政治人物就讀在職專班,既可充實系上財源,又可拓展人脈關係。

政治人物及就讀科系各自都有誘因,則無法依賴他們的良心杜絕抄襲。抄襲者都認為自己不會那麼衰,剛好被抓到;而在數位時代,可隨手剪貼複製,抄襲成本微乎其微,權衡之下抄襲利大於弊,只有抄襲程度的差異。

故釜底抽薪之道在於廢除在職專班需寫論文之要求,既可解除口試委員必須花時間比對論文的負擔,又消弭政治人物抄襲的誘因陷阱;同時可修正各級選舉法規與《公職人員服務法》,政治人物取得在職專班學位者,應在公開學歷時註明在職專班字樣,否則即涉嫌偽造文書。此舉可讓一般碩士班與在職專班有所區別,凸顯在職專班的洗學歷功能。

李眉蓁涉及論文抄襲,的確應該承受社會批評,然而她也是這選戰的可憐人。她不僅要背負敗選名諱,又因此損失了碩士學位,這固然是她競選市長必然要承受的後座力,但這中間難道沒有國民黨中央當初口蜜腹劍,保證會做她的後盾,才會有小白兔上錯車的結果?國民黨因為媚俗,不惜對李眉蓁落井下石,難道不會讓年輕人看破手腳,原來提名後就是自生自滅,未來還有誰敢掛國民黨戰袍出征?

國民黨輔選團隊先是心存僥倖,忽略民進黨一貫作戰模式,不管對手是強將或弱棒,都以標準流程伺候,後又色厲內荏,切割同志,這樣的國民黨如何配得上選票?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藍綠 #誘因 #政治人物 #國民黨 #專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