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認為國民黨協助高麗、印度、安南民族獲得獨立,是必要的。很顯然地,孫中山之聯俄與反帝,是基於中國國民革命的需要,而不能接受俄式的「世界革命」。

第四種解釋認為孫中山聯俄、容共是一時的政策。其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孫中山始終沒有因聯俄而拿他的主義和共產黨人妥協。他仍然主張他提倡多年的三民主義,也毫未採用馬列共產主義的任何部分。這種解釋,是崔書琴根據其研究所得的結果。實際上,第三種解釋與第四種解釋大致相同。第二種解釋的含義,亦與第四種沒有實質上的差異,所謂政策下的一件事,即是一種策略。至第一種解釋,出於共黨的宣傳。至於孫中山聯俄、容共的本意,依據事實與原始的文獻來看,則是因應當時環境的權宜措施,而是一時策略的運用,自無疑義。至於農工政策,係根據其民生主義而定,載於國民黨一全大會宣言的對內政策中,與共黨之藉農工運動以行階級鬥爭,尤不能混為一談也。

威脅廣州革命政府

以下則就孫中山聯俄、容共及其農工政策的本意,以及共黨對此三者的解釋,加以探討之。

(一)聯俄─孫中山聯俄之起點,是自一九二三年一月二十六日與蘇俄代表越飛(Adolf A. Joffe)在上海發表聯合宣言。宣言一開始,即稱:「共產組織,甚至蘇維埃制度,事實上均不能引用於中國」;繼稱:「中國最重要最急迫之問題,乃在民國的統一之成功,與完全國家的獨立之獲得。關於此項大事業,越飛君並向孫博士保證,中國當得俄國國民最摯熱之同情,且可以俄國援助為依賴。」這是孫中山聯俄的直接文獻,足以證明他並沒有因聯俄而拿他的主義和共產黨妥協。其時孫中山因陳炯明在廣州之變而亡命上海;北方正當直系軍閥曹錕、吳佩孚之橫行。孫中山所處的環境,至為險惡。同時,蘇俄代表也在和直系軍閥所控制的北京政府頻有接觸。孫中山亦藉聯段(祺瑞)、聯張(作霖)以牽制直系的壓迫。故其聯俄,也有打破蘇俄與直系軍閥勾結之意。所以孫中山將其與越飛談判的情形,函知他的同盟者張作霖,使張瞭解其聯俄的本意。此函雖不可見,但從張的覆函原文中,可以看出孫中山的聯俄,亦有防俄之意。張之覆函有云:另紙見示與越飛談話情形,提要鉤元,全局在握,老謀深算,佩仰至深。東省接近俄疆,洛(陽)吳(佩孚)利其內侵,藉資牽掣。今得公燭照機先,預為防制,不特東省免憂後患,即國家邊局,亦利賴無窮。

孫中山於驅逐陳炯明的叛軍出穗後,即於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一日經由香港抵達廣州。在香港停留五天之久,曾尋求英國當局的合作而未能成功。孫中山雖回廣州,但其所處的環境,仍是非常險惡。東江一帶陳炯明的叛軍不時進犯廣州,而廣州內部的軍隊又多腐敗,不聽號令。列強對孫中山的態度尤不友善。各國駐華公使團既拒絕孫中山收回廣州關餘的要求,英、美、法、日等國兵鑑且集中廣州省河,以威脅孫中山的廣州革命政府。為了此種情形,孫中山曾告知《字林西報》來訪的記者說:「予力不足與抗,然為四大強國壓倒,雖敗亦榮。果爾將另有辦法。」記者再三請其明示辦法,孫中山祇隱示擬與蘇俄聯盟。蓋蘇俄代表鮑羅廷時方羈旅廣州。由此亦足證明孫中山聯俄之主張,實受列強壓迫,不得已而有此對策與部署。所以孫中山在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三日批答國民黨廣東支部一些同志鄧澤如等對聯俄問題的質疑時說:「我國革命向為各國所不樂聞,故常助反對我者以撲滅吾黨。故資本國家斷無表同情於我;所望同情祇有俄國及受屈之國家及受屈之人民耳。」孫中山又曾告訴一位同志劉成禺說:

予(孫中山自稱)自蒞粵設立政府以來,英美日三國無事不與我為難;英尤甚,如沙面事件,派兵艦搶海關事件,皆汝(稱劉)親眼目擊。我可謂無與國矣。今幸蘇俄派人聯絡,且幫助一切重要物資,彼非厚於我,欲借國民黨以實行其在華政策耳。吾則以外交連俄,以威脅英美日;英美日能與我改善外交,何必專在俄國?

孫中山聯俄工作之推進,則為聘用蘇俄派遣來粵的代表鮑羅廷擔任政治顧問,以協助改組國民黨。鮑之任務,亦在藉著協助改組國民黨的工作,來實行蘇俄和第三國際的對華政策。其政策之一,即是要在中國成立一個以國民黨為中心的,反帝的國共統一戰線。據俄方資料之記述:鮑在協助國民黨改組時,曾在黨綱草案中有建立反帝統一戰線的建議,其內容為:

國民革命運動是以全國廣大民眾的擁護作基礎,同時,國民黨為了反帝與反對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勢力起見,對於我們的黨具有共同的目的為解放殖民地同半殖民地國家而奮鬥的其他國家民族解放運動和世界革命運動,認為有建立統一戰線的必要。

反帝統一戰線不合時機

鮑羅廷上項建議的企圖,就是要把國民黨的國民革命,轉變為共產國際的世界革命。孫中山認為反帝統一戰線在中國革命的策略上是不合乎時機的。他認為鮑所建議的統一戰線方案,是打擊英國在印度的利益,英國是不會忍受的;同時,這也打擊法國在安南的利益,法國以及法國急進的政治家也會仇視國民黨。孫中山認為:「高麗人、印度人、安南人,只受一個主人的統治,這比中國好。中國是由許多主人來分裂統治。中國還沒有統一,還沒有聚結足夠的力量來反抗侵略中國的帝國主熸。如果僅寄望於英國工人運動或法國社會黨人同急進黨人的支持,而採取這種統一戰線是不可以的。」不過,孫中山認為國民黨協助高麗、印度、安南民族獲得獨立,是必要的。很顯然地,孫中山之聯俄與反帝,是基於中國國民革命的需要,而不能接受俄式的「世界革命」。(待續)

#反帝 #廣州 #中國 #蘇俄 #聯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