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持續多空拉鋸,驅使觀望資金偏安債市和貨幣市場。根據統計,國際資金連續三周全面轉進主要債券型基金,其中以投資級企業債上周再流入155億美元,單周吸金幾乎是前一周的一倍。

高收益債券基金買氣更從前一周的4億美元躍升至52.51億美元,新興債券基金也有12.15億美元的進帳,兩大風險性債券基金皆已連續三周吸金。

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型產品經理黃奕栩表示,各方政府紛紛祭出低利率救經濟,更加凸顯高收益債「較高」收益的價值,加上美國聯準會喊話買進,也因此,今年4月以來國際資金開始大舉回補高收益債券基金,以尋求更好的收益機會,即便4月以來資金回補的金額高達722億美元,但距離過去幾年贖回流出的總量,仍有極大的空間等待市場回流補足,後續的資金回流潮仍可期待。

保德信美國投資級企業債券基金經理人毛宗毅表示,上周債市全面流入,其中投資級債為歷史第三大單周流入,但各國股市流向則呈現分歧,觀察投資級債已經連續16周的流入,可看出市場對美國投資級債需求優然穩健。

毛宗毅表示,近來隨著國際貨幣普遍升值,過去在2月中下旬疫情最嚴峻時期,新興市場資金出走紛紛朝美元避險,使美元指數一度飆升至102.99,而在5月疫情得以控制情況下,投資人開始舒緩緊張情緒,市場資金開始回歸新興市場,故造就各國貨幣持續升值。

目前美元指數已跌破95之下,而由新興市場貨幣指數水位來看,資金出走尚未回到初資出走水準尚,若以資金面來判斷,新興市場可望受惠於資金回流的趨勢且未達滿足。

安聯美國短年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謝佳伶表示,美高收因具有供較公債等傳統避險資產較高的票息,且發債企業體質又在全球企業中相對為佳,受到追求穩定收益的投資人喜愛。

在挑選相關資產時,若能以低景氣循環產業(如支援服務、電信等)為主,並聚焦相關產業的短天期(約兩年左右)、評級較高(B、BB級)的高收益債,有望在受惠於現金流穩定企業債的息收報酬同時,進一步降低存續期間可能受到公債利率震盪的影響,提高資產整體穩定度。

#出走 #三周 #國際資金 #投資級債 #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