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積極推動修憲,府院黨及立法院黨團將於8月成立修憲平台,而她日前主持民進黨全代會時也呼籲在野黨應珍惜「憲法時刻」。事實上,2014年5月底蔡英文就任民進黨主席時,就曾以台灣浮現「憲法時刻」而主張修憲。然而,民進黨全面執政4年多來,既制定不少有違憲之虞的法律,還做出許多有違憲疑義而仍在訴訟中的處置,儘管此刻又喊出「憲法時刻」並得到國民黨立院總召林為洲的附和,但恐怕這只是大內宣績效卓著而已。

「憲法時刻」是美國耶魯大學憲法學者艾克曼(Bruce Ackerman)在其1990年代出版的著作中提出的概念,他指出美國1790年代制憲建國時期、1860年代南北戰爭後的重建時期和1930年代因應經濟大蕭條的新政時期,乃是影響美國憲政重大走向的3個「憲法時刻」,而且這3個時刻所造成憲政發展走向的轉變,其實也都沒依照合憲程序。

台灣目前浮現了美國憲政史上3個「憲法時刻」中的哪個類型呢?這又涉及修憲結果就必然走向正確的憲政道路?乃至於此刻發動修憲真的具有民主的正當性?依據艾克曼的「雙元民主論」理論,第一元就是指「憲法時刻」,此係國家面臨特殊緊急情境而激發人民政治行動的時期,且人民因得到公平參與及反覆辯論的機會,使憲法規範的變遷取得了民主的正當性。至於另一元則是指常態政治時期,係由國會依憲法程序制定一般法律。

蔡總統指示民進黨並呼籲在野黨,可先對投票權年齡降為18歲及廢除考試和監察兩院進行修憲。就此而言,豈不意味了當前國家面臨重大特殊情境,須以降低投票年齡和廢除考監兩院來因應?眾所周知的是,投票權年齡降低是基於選舉時的政黨利益考量,而廢除考監兩院原就是民進黨《台獨黨綱》的追求目標。換言之,目前難道是為了「台獨建國」的「憲法時刻」?

總統提名新一屆監察院和考試院的人事,才剛經立法院完成同意投票,而兩院在新官還沒上任前,卻也進入了該廢除的「憲法時刻」。姑且不論考監兩院是否對國家或人民的處境造成重大負面影響,我國若真到了艾克曼所說的「憲法時刻」,總統和立法院本應不提名或行使任命同意權,就如同讓台、閩兩省政府「法存實亡」一般。

6年前蔡英文感覺到的「憲法時刻」,包括政黨在立委選舉的得票率常遠低於席次率,但現在是收割選制紅利的時刻,該議題就沒了急迫性。其實,為了驅逐中華民國的靈魂,「我強敵弱」即是民進黨的「憲法時刻」。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美國 #立法院 #憲法時刻 #兩院 #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