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建築設計變更案,近日經台北地院判決,文化部應針對草圖設計修正,支付近1.3億元;對此台灣建築界學者指出,台灣重大公共工程從前期評估到後期變更設計,多年來存在預算不合理、合約不明確等問題,衛武營並非個案,此次國際標案衍生的訴訟問題,只是冰山一角。

東海大學建築系主任邱浩修指出,重大公共工程的前期規畫,包括合理的整體性評估,實則重於後期的營建,但他不諱言,「目前這類工程的前期可行性評估,在台灣還未完整。」也就導致在預算編列上,往往以習慣性的工程數字來編列;既然是開國際標案,表示對於工程的期待值相對高,「總不可能用買TOYOTA的錢買Benz!」

預算難掌控 惡性循環

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主任王俊雄也表示,台灣的公共工程一直存在預算、工期兩大要素控管不嚴謹的問題,工期愈長、預算的不可掌控性愈高,已然是惡性循環;再者,國際競圖因外國設計師不熟悉台灣的工法、工程,使得問題可能較為嚴重,而評選時也未將可行性評估在內,「評審更看重的還是設計出特別的建築」。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曾獲《時代》雜誌評選為全球百大景點,為目前全球最大的單一屋頂劇院,但是負責設計的荷蘭建築師法蘭馨.侯班和羅興華建築師事務所表示,在完成設計後卻在工程期間被要求暫停作業,並且兩度要求變更設計,遂以構成「重大變更」而求償設計服務費差額。

對此,邱浩修也指出,台灣不少工程合約都要求廠商在不能增加成本的情況下變更設計,實為將成本轉嫁給設計方吸收。

未來工程案 一記醒鐘

王俊雄表示,衛武營案是個讓台灣業主反思的案例,變更設計、工期延長都和前期規畫不夠嚴謹有關,「且國際建築師不會照台灣習慣,隨業主想改就改。」邱浩修指出,國際慣例的合約都明訂不同階段容許多少比例的設計變更,超出期限和修改幅度就明確要付費,「但國內長期以來,拿到標案的廠商似乎都必須負責無限期服務和保固」,最終在各種前期規畫未清,後期可能大幅修改的情況下,甚至造成承包商倒閉或重大工程流標等問題。此案例對後續台灣工程案,不啻是一記醒鐘。

#變更設計 #建築 #前期規畫 #工程 #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