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響起,他趕忙去接,打來的不是里辦公處也不是妻,是大女兒。

「爸!你在家啊?聽媽媽說弟弟不見了。我明天回去幫忙啊?我課都選好了,第一週沒去上沒什麼關係的。」電話中她的聲音很著急。

「第一堂好歹會講課程大綱,你好好上課,這裡我們會處理。」

「這……」電話那頭,她猶疑了一下。

「什麼?」

「我跟妹會把消息po在批踢踢跟臉書上,會有熱心人士轉發的,我看上面尋回率很高。,你們可以先去收容所問問看有沒有人帶過去啊?不要再冷戰啊!」

真可笑,連小孩都擔心起自己來。

儘管查了網路地圖,他中途還是迷了好幾回路,比預定時間還長半小時,才終於找到收容所。步入收容所狗舍,濃重的狗味撲面而來。周圍興奮的叫聲讓他有點手足無措--我不是要帶你們回家的,只是想找我們弟弟啊!

「在這邊,這幾隻都是近兩天帶來的,你看看你們家那隻有沒有在裡面?」

聽收容所的職員這麼說,他仔細看了一下那幾隻狗兒。弟弟不在其中。

「對啦,我剛看你帶來的照片,也知道沒有,不過還是讓你自己確認一下比較好。」

他點點頭,指著旁邊跳啊跳的小黃狗,問對方像這樣的狗,被領養的機率有多少?

職員面有難色,道:「他是米克斯,應該很難找到主人吧……」

此時聽見開門聲,他一轉頭,迎面走過來那個人真面熟--是妻!

才走出收容所,便打了一個響雷。他們在傾盆大雨中騎著各自的車,本來妻是在他後面的,一兩公里後,能見度愈來愈差,從後照鏡就看不到她的機車了。不,後來他竟發現自己在追著她的車尾燈。

他們在一間路邊的土地公廟停了下來。他從機車置物箱拿出一包在巷口便利箱店買的零食,雖然有點寒酸,兩人還是默默點香,祈求土地公保佑他們找到弟弟。

雨勢絲毫沒有趨緩,他們站在小小的廟裡往外望,無語。

他想起母親的後事辦完後,又召開一次家族會議,姊姊們說服他和大哥,說他們都沒有生兒子,也就不必在家裡供神主牌。說什麼如果供在家裡,每天都要點香點燈,會燻黑天花板,還要怕電線走火。

「到時候你女兒會感謝你。」大姊說。

一年後神主牌全請去靈骨塔,好像在這世間,他也與父親母親、所有的祖先都斷了日常聯繫。

--媽,如果你在天之靈看到我們現在的處境,能不能保佑我們找到弟弟?

雨終於停了,他們發動機車,往回走,途中他突然靈光一現,繞去以往母親愛去的公園。他一到那裡,就有停車格,奇蹟似的。

他走在公園的步道上,不知怎麼地,每跨一步,信心就增加一分。經過母親坐在上面吃冰的那張長椅,長椅旁有個壯漢正牽著隻黑白花狗,那狗的花色和他們弟弟一模一樣。

「先生,這狗是我的狗。」他指著弟弟說。

「什麼你的狗,他就是我養大的。」

「你看他眉心這白點……」

「很多狗都有。」

那人說著,不理他,就要走。

他氣極了,於是一把拽過狗繩,鬆開弟弟的鍊子,抱起弟弟,弟弟猛舔他的臉,壯漢一手拉住他的衣領,一手就要搶狗,但他兩手抱弟弟抱得緊。

兩人正在僵持,忽然聽到妻的聲音:「你在幹嘛?啊,弟弟!」

「我要報警!你幹嘛搶人的狗!」壯漢說道。

「惡人先告狀!偷狗賊!」他也怒回。

「你們才是偷狗賊!」壯漢鬆手,從口袋掏出手機按了鍵。

警員到來時。妻抱著弟弟,而他與壯漢對峙著,警員還沒問話,他們就異口同聲喊道:「他偷了我的狗!」(待續)

#聲音 #收容 #兩人 #壯漢 #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