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7日,江西省九江市鄱陽湖和長江交匯處呈現涇渭分明的兩色景觀。(中新社)
7月27日,江西省九江市鄱陽湖和長江交匯處呈現涇渭分明的兩色景觀。(中新社)
安徽六安市固鎮鎮遭受嚴重洪澇災害,7月20日,已多個村莊被淹。(新華社)
安徽六安市固鎮鎮遭受嚴重洪澇災害,7月20日,已多個村莊被淹。(新華社)
長江水位漸消退,7月24日,江西鄱陽縣昌洲鄉馬湖村的村民們登船準備回家拿取物品。(新華社)
長江水位漸消退,7月24日,江西鄱陽縣昌洲鄉馬湖村的村民們登船準備回家拿取物品。(新華社)

大陸自6月以來發生嚴重的洪澇災,3波洪水一共造成5481萬人次受災,相較歷年同期受災人數平均增加超過2成。據大陸氣象單位預測,30日起雨帶將往北移動,料黃河、海河及松遼流域將有汛情。大陸水利部同樣預告近來災情慘重的鄱陽湖、洞庭湖等地水位將緩退,長江中下游強降雨將告一段落,但北方地區需嚴防未來汛期。

綜合陸媒報導,大陸6月以主汛期至今,已造成安徽、湖北等27個省市發生洪澇災,受災人次達5481萬人,其中158人死亡或失蹤、超過376萬人被迫轉移至安置所、4.1萬間房屋倒塌;經濟方面則造成528萬3300公頃的農作物受影響,直接的經濟損失粗估超過6000億台幣。

四川局部暴雨將至

此次的受災人次也遠超歷年汛情,相比過去5年平均上升了23.4%,直接經濟損失也增加13.8%,可說是近年來最嚴重的一次。不過據大陸氣象單位預測,強降雨帶自30日起將北移;大陸水利部同樣表示目前洞庭湖、鄱陽湖水位波動緩退。

雖大多汛情重災區的水位都出現緩退跡象,但整體仍處於超警水位。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表示,當前長江中下游仍然維持高水位,防汛單位仍必需要克服久戰人疲問題,做好防汛抗洪工作。

葉建春提出4項防汛工作重點。首先,長江3號洪水仍朝下游推進,上游水庫需調節攔洪,將洪水錯峰;第二,要加大洩洪力度,為後續可能的洪水預留水庫庫容;第三,太湖仍處於超警水位,考量未來颱風來襲的可能,須盡快降低周圍河網水位;第四,做好西南地區山洪害防禦,密切偵測以提前撤離相關人員、降低傷亡。

而未來2天,雨帶北移,江南東北部、江淮、黃淮南部及湖北東部、四川等地部分地區將有中到大雨,其中四川中部等地局部將有暴雨。四川的大渡河、岷江等河流則可能發生超警洪水,暴雨區內部分中小河流可能發生較大洪水。

三峽大壩發揮功用

此次長江第2波洪水尚未退去,第3波洪水就來勢洶洶,這樣接「二」連「三」的嚴峻汛情仍造成長江中上游巨大的調節壓力。長江水利工程會副總工程師陳桂亞表示,第3號洪水在26日形成,上游流量達每秒6萬立方米,與下游尚未退去的水位形同「上下夾擊」。

但陳桂亞也指出,截至28日上午,三峽大壩內仍有187.8億立方米的庫容,雖算不上「富裕」,但總體來說,調節仍算從容;也因為有三峽大壩的調度,即便降雨量刷新歷史極值,長江中下游目前洪水情勢仍緩於1998年的大洪災。

鄱陽湖為此次大陸南方澇災最為慘重的區域之一,幾乎每10餘年就會出現一次大規模澇災,這也導致周圍鄉鎮難以發展,民生相當蕭條。

《鳳凰網》就報導指出,位在鄱陽縣的蓮湖鄉,每遇一次洪災都會讓不少人口選擇移居;1998年的大洪災後,就有8成人口選擇搬離,留下來的大多為經濟能力較差的老年人。

民嘆財產付之東流

蓮湖鄉居民表示,遇上這種災害,不但當年農收付之一炬,連畢生財產都可能隨洪水付之東流。一名69歲的蓮湖鄉居民紹仁妹稱,當地政府曾提供搬遷方案,但仍要自行負擔一部分費用,不少居民其實根本無法負擔;這次洪災後,蓮湖鄉與外界中斷通訊,無法報平安也不願丟下住所的邵仁妹只能等待外出打工的子女返家確認安危。

邵仁妹的子女外出打工多年,攢了積蓄蓋新房讓老母親住,這趟趕回來雖確認了母親邵仁妹的安全,但新蓋的房就這樣泡在水裡,不少新家具也不知去向,讓他們本就不優渥的家境更加拮据。「洪水就像一個坎,總是在她充滿希望的時候給她當頭一棒。」邵仁妹無奈的說道。

#北移 #發生 #長江 #四川 #湖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