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國家為免公共媒體受特定政治立場控制,設計公共媒體與政治需有『一臂之遙』。所謂『一臂之遙』是指伸手碰不到,干預起來頗費周章。」公視現任董事邱家宜在電子媒體上寫下了上述這段文字。當天下午,公視臨時董事會以11比4通過了文化部交辦的「國際影音平台」前導計畫,笑納未來4年58億的高額預算。董事邱家宜則委託他人代表出席,投下了贊成票。原本應該距離公視「一臂之遙」的政府,毫不費事地便將黑手伸進了公視的褲襠裡。

隨即,公視董事長陳郁秀發表了致內部員工的一封信。信中,她有些靦腆地寫道:「關於公廣獨立自主,不受政府控制的精神,別說有公視法規範與各式監督,早已內化成公視同仁思想與行為的一部分。」最後,陳郁秀彷彿有些心虛地反問公視員工:「你們覺得你們會做大外宣嗎?」

我不知道公視的同仁會怎麼回答董事長的問話,但是單看董事會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了文化部密謀交辦的國際宣傳計畫,就當明白公視都已屈膝臣服在民進黨政府腳下了,哪裡還有什麼獨立自主的骨氣?政府每年補助公視9億,如今,文化部天上掉下來4年58億的大禮,折合每年近15億的「大外宣補助款」,大外宣副業錢壓公共電視本業,換作是你我,怎不趕緊向「國家影音宣傳隊」靠攏?

蘇貞昌說:「公視該怎麼做,政院會尊重其獨立性,政府懂得分際。」還記得蘇貞昌如何咒罵NCC嗎?一句惡狠狠的「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逼得前主委詹婷怡「被請辭」,誰能相信蘇貞昌真會尊重公視的獨立性?

國際宣傳也罷,公共電視節目分享世界各國也罷,除了內容外,關鍵還在「最後一哩路」。在台灣,全球獨一的有線電視系統吃到飽模式,迫於外商壓力和文化入侵,將BBC和NHK打包放進基本頻道,此外,沒有哪一個國家的有線電視系統收視戶會付費收看他國的公共電視頻道。試問,公視製作的大外宣節目,要如何放送到世界各國?若是捨衛星路線,改走互聯網OTT平台,那麼,我們要問,台灣的NCC絞盡腦汁要封殺境外的OTT平台,試問,他國為何要開放市場讓台灣的大外宣OTT平台落地入境?再說,我們根本沒能力在全球布建24小時傳播的影音平台,如何能寄望公視製作的大外宣節目播送到全球,讓世界看見台灣?

台灣的公共電視篳路藍縷,成立迄今,依然在政治的爛泥巴裡掙扎,關鍵的因素在於國人誤以為「公共」二字等於「國家」、「政府」。而在民進黨的眼中,又將「政府」與「民進黨」畫上等號,也因此,公共電視理所當然成了民進黨予取予求的禁臠。

一個電視頻道裡充滿了錯、假新聞和低級趣味的國家,一個毫不重視國際新聞、從未成功經營過英語頻道的國家,要想撥鉅款搞大外宣,無異癡人說夢。借箸代籌,文化部何不將這大外宣的計畫外包給「新唐人」、「大紀元」?他們的意識形態和民進黨殆無二致,而他們遍布北美和歐洲的採訪群立即可以上線,而新唐人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比起什麼館長、夜夜秀更能吸引國際人士觀賞。何況,從對美軍購的經驗可以理解,多了中間商、外包商,油水更多,效率更高。民進黨何樂不為?(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蘇貞昌 #OTT平台 #文化部 #國家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