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委託公共電視籌畫「國際影音平台」,是一個涉及4年58億元外加4500萬元前導案的重大方案,事前卻跳過公視董事會,黑箱作業引發公視高層不滿,指責政府介入公共媒體,社會輿論紛紛聲援公視,反對政治介入媒體。文化部在社會壓力下喊停止血,算是知錯能改。這個計畫標榜要對國際社會加強宣傳台灣,實則恐將只是「大外宣」兼「大內宣」,推廣台灣的效益有限,卻讓政治更強力地介入媒體,真的不做也罷!

公視董事會目前處於看守狀態,交棒前本不應處理重大決策,不料日前傳出公視接受政府委託成立國際頻道,但並未向董事會報告,被董事抓包後才曝光。公視新聞部經理蘇啟禎在給同仁的公開信中質疑,如此重大的政策不該倉促決策。27日公視舉行臨時董事會,雖通過4500萬的影音平台前導案,但蘇啟禎憤而當場宣布請辭,主導該案的總經理曹文傑、執行副總經理謝翠玉也在董事壓力下請辭。這場風波凸顯出國際影音平台案的許多問題,而且真正的大問題還隱而未顯,曝光的只是前菜。

侵蝕獨立媒體信賴度

首先,很明顯的問題是程序不正義。如此重大的計畫,公視竟以「密籌」的方式來處理,董事既不知4500萬的前導案,更不知後續的4年58億元國際影音平台案。政府1年也不過給公視9億元,這筆從天而降的巨款對公視來說當然是大單,但也是必須秉報董事會的大案子,結果先前董事會卻被蒙在鼓裡,嚴重破壞了公司治理原則,也讓外界懷疑,其中到底有什麼地方見不得人?

第二個問題是,這個影音平台究竟是媒體?還是政府的宣傳喉舌?原本的新聞局業務已併入外交部,按說國際宣傳是外交部的職責。公視雖接受政府捐贈,但《公共電視法》明定公視經營獨立自主,不受干涉,未來這個由政府砸大錢做出來的國際影音平台,其內容的選擇、觀點的呈現、評論的方向,是由公視編輯部自主決定,還是要投金主之好?以前導計畫規畫案中建議專訪蔡總統、政務委員唐鳳、介紹台灣防疫及健保看來,未來很有可能是一片自我吹捧,沒有對施政不當的批評,那不是新聞報導,而是國際公關文宣。這會侵蝕公視作為獨立媒體的價值與信賴度,而這對公視裡很多堅持新聞理念的員工不公平。

第三個問題,是民進黨政府肆無忌憚地政治介入媒體,早已背棄了當年要求黨政軍退出媒體的主張。政府對公視董事會視若無物、對程序正義毫不尊重,完全呈現了大權在握後的傲慢驕狂。現在電視媒體親綠居多,媒體大亨崛起為黨內大派系,政媒關係又和過去威權時代一樣你儂我儂,一樣的利益輸送,而各種形式的「置入」與標案,威權時代更聞所未聞。新聞獨立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基石,民進黨政府的政媒關係已侵蝕了民主基石。

第四個問題,是國際宣傳的成效恐怕會讓人失望。誠然,處於外交孤立的台灣,的確需要讓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免得國際輿論一面倒向大陸。文化部委託成立的國際影音平台,是要以英語新聞和優質節目為主軸,布建全球英語新聞採訪網,持平而論,其基本立意很好,但現實是,當今網路平台競爭激烈,拚點閱搶流量已殺到血流成河的地步,溫吞正面的官方頻道內容,並不得網友之青睞。

讓政治再度干預媒體

目前中央社、央廣都有外文網站,中央社還製播影音內容,但點閱率一直稀稀落落。夠水準、擅影音的英語人才不容易尋覓,作品品質也不見得穩定,光是推一堆專訪官員、介紹政績或轉型正義的影音,可能連台灣人都不想看,要在全球無數吸睛影片中拚出頭更難。最後恐怕是砸了大錢,卻淹沒在漫漫網海中,是否值得,需要好好想想。

4年58億元聽起來是很大一筆經費,但數位影音設備與內容製作都非常燒錢,而且像BBC、美國之音等都要花大量人才、資源與時間,才能逐漸建立口碑。比起來,我們的4年58億好像只是在小試水溫而已。蔡政府花納稅人的血汗錢,如果只是打造一個宣傳政績的英語平台,結果瀏覽與反響不多,錢投下去沒什麼水花,卻讓政治再度干預媒體,怎麼看,對國家的效益都不大,停了也好。

#政治 #影音平台 #影音 #媒體 #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