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20年,將退休金寄望在股票投資與債券投資的投資人,受惠於股債資產之間的低連動性,退休投資組合的分散配置發揮顯著效果。然而,在新冠肺炎肆虐的背景下,投資人的個人生活與財務狀況均深受衝擊,聯博集團總裁暨執行長Seth Bernstein針對後疫情時代資產配置法則,提出以下看法:

近期各資產類別無不波動震盪,使得傳統資產配置策略備受挑戰,觀察現實狀況,大多數民眾退休金仍不足,尚未替未來的退休生活做好準備,倘若此時股債資產又喪失分散配置的功能,則退休準備不足的問題將更加嚴重。近年來,退休金計畫從確定給付制(defined benefit)改為不保證報酬與退休金給付數額的確定提撥制(defined contribution),退休金風險大幅從雇主轉移到個人,更加深退休規劃的複雜程度。

為了因應這樣的挑戰,無論是投資人、資產所有人,還是投資顧問,都必須徹底重新思考「資產配置」的定義,以協助填補潛在的退休金缺口。

第一步必須改變大家對資產配置的傳統觀念,例如過往僅透過股債固定比重做為投資配置的標準,或許不再適用於當前的投資環境。投資人往往將資產配置視作一種被動的、或是預設的機制。但其實不然,只是過去幾十年,這樣的配置剛好奏效罷了。

長期以來,投資人受惠於兩大利多發展,一為股債報酬大幅高於通膨率,其次是股債報酬維持負相關性。此外,報酬穩定與分散配置的效果明顯,也支撐著現有的投資配置方法。然而,這樣的情況預計將面臨挑戰。

目前固定收益的存續期間風險並不明顯,原因在於,股債固定比重之投資組合中,即使債券部位的風險增加,仍可被股債長期呈負相關所彌補。倘若如各界預期,股債相關性終將回歸正常化,亦即多數高品質政府公債在負實質殖利率的情況下,報酬幾乎自動降低,存續期間風險將增加。

隨著資產報酬降低,且資產類別更不易分散風險,投資人宜以全新的角度看待資產配置,不再把投資依資產類別劃分,而依照各種標的在投資組合中的作用歸類,包含靈活配置Beta、非系統性Alpha(idiosyncratic Alpha)與防禦型投資工具。

新的投資框架中,投資組合將可囊括傳統資產類別的Beta,例如整體股票與信用債券部位;亦納入演算法報酬來源,例如不同資產類別的價值、品質與利差因子。在主動式基金中,可將非系統性Alpha納入投資組合,追求長期締造非系統性報酬。此外,防禦性投資工具在市場動盪時期能夠保持或增加價值,例如黃金、現金、短期高評級債券等等。

建構投資組合時,若納入Beta,並融合非系統性Alpha,風險輪廓可趨近於傳統固定股債比重的投資組合,符合投資人的需求。倘若傳統資產類別的分散配置效果降低,採用新框架的投資組合將具備較優質的風險報酬屬性。

當市場出現大幅波動時既有的儲蓄與退休計畫將會影響,民眾須逐漸擔負起管理自身退休金的責任,若能採取與時俱進的投資框架,平衡風險與報酬,將可為未來的解決方案打下關鍵基礎。

#資產配置 #投資人 #投資 #股債 #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