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底李登輝以中華民國總統身分,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對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時,自承「我在22歲以前是日本人」。綜觀李登輝的言行思維,可以看出日本文化對他的深刻影響。

生長於日據時代台灣的李登輝,一出生就是「日本人」,少年時期基本上都說日語,日文宛如他的母語,他也酷愛日本的文史著作。

1940年17歲那年,因皇民化運動改名為「岩里政男」。二戰期間,李登輝在1944年以學生兵的身分,被分發到高雄高射炮部隊。後來到京都大學求學時接到徵召,擔任日本陸軍幹部候補生,1945年升為陸軍少尉。

他的哥哥李登欽被徵召後死於南洋,日本靖國神社還設有靈位。

李登輝接受國史館訪談時曾表示,「日本教育對我精神面的幫助尤其大,正直、盡忠以及清廉。我自少年時開始接觸武士道,它們啟示我公義是什麼、獨立生活和公義的關係。」他曾經出版《武士道解題》一書,深度剖析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在日本頗受好評。

李登輝受日本的影響極深。他熱愛閱讀與研究,不過幾乎都是閱讀日文譯本,可以說是透過日文來看世界。而在若干政治議題上,他也比較支持日本的立場,例如認為釣魚台主權屬於日本。

#李登輝 #日文 #岩里政男 #日本人 #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