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憲法歷經7次修憲,前總統李登輝主政期間就完成了6次修憲。總體來看,這一連串憲改工程,已使1946年在南京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較適用於台澎金馬,可謂台灣民主化的核心工程;然而包括廢除國民大會、凍省、總統直選、取消閣揆同意權等,幾乎翻轉了五權分立的政府體制。

1949年兩岸分裂分治,中華民國憲法在絕大部分地區現實上無法實施,旋即凍結憲法並進入動員戡亂時期,解嚴後如何修憲以提高適用性,成了當務之急。

1988年元月李登輝繼任總統。兩年後,國民大會老代表要求擴權,引發三月野百合學運,要求政府實施民主憲政、國會全面改選。援引洶湧民氣,李登輝召開體制外的「國是會議」,運用民間的改革力量對抗國民黨內保守勢力,與民進黨聯手推動修憲。

1991年第1次修憲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展開,先由第1屆資深國代負責第1階段程序性修憲,先廢除《動員戡亂臨時條款》,並通過賦予改選中央民意代表的法源;隔年再由新選出的第2屆國代進行第2階段的實質性修憲,將地方自治法制化,賦予地方自治及首長民選的法源。

接著國內政局出現重大轉變,民進黨接連在立委及縣市長選舉的得票率大幅成長,國民黨內部則有嚴重衝突,甚至有人脫黨另立「新黨」。1994年7月登場的第3次修憲,將總統選制由過去國民大會選舉的委任制,改為直接民選,我國憲政體制也從「修正式內閣制」轉向「半總統制」或「雙首長制」。

1995年底立委選舉,國民黨獲得85席,僅比過半多3席。這樣的「脆弱多數」,致使執政黨在國會許多重大表決都陷入困境。1996年3月,李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以副總統身分續兼閣揆的連戰遭到在野黨激烈杯葛,李登輝擔心即使提名新的行政院長也難以獲得立法院同意,而鋒芒畢露的台灣省長宋楚瑜,也證明民選總統與民選省長在政治生態上難以並存。

李登輝於是召開「國家發展會議」,國、民兩黨決定合作推動1997年登場的第4次修憲,但引發最大政治效應的,莫過於「精省」或「凍省」,將省長與省議會都送入歷史;並規定總統任命行政院長不須立院同意,加上總統選制的相對多數制,導致日後少數政府的出現,至今仍是政治紛擾的根源之一。

1999年、2000年和2005年的第5到第7次修憲,則逐步讓國民大會走入歷史。其中第5次修憲一度因「國大自肥延任案」被大法官判定違憲失效,2000年首度政黨輪替後,國大在社會壓力下自廢武功,從常設性改為任務型,第7次修憲則正式廢除國大,五權憲法的基本架構已經大幅變貌。

#國民大會 #總統 #凍省 #李登輝 #民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