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東亞所所長章念馳,一篇題為〈找出兩岸關係新出路〉的文章,因提出了「創造一個兩岸都可以接受的一中新概念義」的建議,遂引來大陸另位學者李毅的不滿,強烈批判說:「通觀章念馳全文,對大陸必須必然統一台灣省的道理一個字都不講,卻用全文最大一段講為什麼要台獨分裂。匪夷所思!難怪在台灣引起對大陸的極大誤解。」

對於兩岸「統一路徑」或「解決模式」的建議,在兩岸之間早就有所爭論,本來就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但章、李兩人畢竟均是大陸學者,會在兩岸學界掀起爭議風波,確是比較罕見。

其實,兩人在「中國必然統一」這個目標上與其說有什麼歧見,還不如說兩人只是在「統一方式」或「統一途徑」上有所差異。所以,在統一這件事來說,章念馳與李毅根本沒有涉及到任何「統一與否」的問題,更沒有存在台灣社會上常見「統獨爭議」的假象。

作者試圖在章、李兩文中找出一些他們彼此在看法上的落差,希望用來釐清他們的爭執所在。譬如說,章念馳認為,從台灣的歷史與發展來看,他們經歷了大陸沒有的「本土化與民主化」變遷,造就了與大陸迥然不同的政治生態,建立自己的主體意識與國族認同,甚至兩大政黨都成了本土政黨,建立了「愛台」與「賣台」的意識形態。作者是支持章念馳這樣的立場。

也因為章念馳是持這樣的立場出發,所以他希望兩岸分裂的局面應以「和平方式」來解決,所以他才會說:這一切不是以「數典忘祖」一套說教可以解決的,他們對「尊嚴」的渴求也許大陸多數人難以用「同理心」可以理解的,「兩制」的衝撞對「一國」的影響,我們是缺乏心理準備的。

但站在李毅的立場來看這個問題,可能就是另一種角度來觀察。他認為,統一的方式如果是武力統一,就不存在理解問題,只管統一就是了。

所以李毅是相當不同意章念馳認為若要統一,應對台灣需要先有「理解」的用意,他的說法當然是比較傾向「武力統一」的主張。

即使是往「和平統一」方向走,李毅也同意「確實需要理解」,但他更堅持的卻是「不是統一這方要去理解分裂一方,而是分裂一方要去理解統一一方」。他舉出蔣介石東征北伐的例子,當蔣率北伐軍北上統一中國,基本上是武統,最後東北張學良易幟和統,不是蔣介石要去理解張學良為什麼要分裂,而是張學良要去理解蔣介石為什麼要統一。

由於李毅是反駁章念馳看法的另一方,當然他在言辭上是有點激情,但多少也反映了在中國大陸,目前確有很大比例的民眾對台灣傾獨的走向有強烈的反彈,所以他們的爭執只是聚焦在到底用什麼方式促進統一,而不是說對兩岸最終的目標產生了什麼樣的歧見。

唯一對李毅說法的保留是他說4次到台灣調查研究,「發現絕大多數台灣人對中國為什麼必須必然統一中國台灣省一無所知」,同時也不同意他說「大陸有關部門的對台宣傳工作不但沒有取得任何成績,反而導致了相反的結果。章念馳這篇文章,就是繼續在做這種阻礙統一的工作。」以作者來看,他對台灣及大陸還是缺乏了解。

但我們必須承認,兩岸統一應是「和統」,還是「武統」,在大陸學界的爭論早已浮出水面,如果我們不再正視這個事實與趨勢,台灣一旦遭遇到來自對岸的快速衝擊,恐怕自己將會是最大的受害者。(作者為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章念馳 #大陸 #去理解 #中國 #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