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家洪啟義具有強烈的民族和歷史文化的使命感,認為書法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書法的尊貴性在於每一件都不同,書法已成為中華民族的獨特藝術瑰寶。書法能打開觀眾的視野,去窺探書法家的「書風」蘊涵的藝術內心世界。

洪啟義感嘆當下「保守」一詞成了幾乎是徹底負面的字眼;取而代之的,求新求變遂成了臺灣社會最大的迷幻藥。洪啟義表示,近年來參與藝文活動,驚覺大部分是「草書」獨尊,而且「狂草」又為其大宗,到處都是「張顛素狂」的替身代言人,而且又發現「篆書」草書化趨向,置身其間,讓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覺。

洪啟義表示,其並不否認「草書」在中華書法藝術位階居於最高地位,但除了藝術的追求外,還要考慮到實用性,但是現代的書法人,一味走「狂草」路線,似有「矯枉過正」的迷思,對中華傳統書法的美感能否有所助益,值得深思。

#洪啟義 #狂草 #草書 #書法家 #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