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蒂聲稱上周已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開口求助,若是北京當局在開發新冠疫苗上有重大突破,希望能讓菲律賓優先取得疫苗。圖/美聯社、路透
杜特蒂聲稱上周已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開口求助,若是北京當局在開發新冠疫苗上有重大突破,希望能讓菲律賓優先取得疫苗。圖/美聯社、路透

菲律賓疫情近期升溫,總統杜特蒂7月27日發表年度國情咨文時,仍辯稱政府嚴格的防疫措施有成效,他也提到親自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開口求助疫苗。相較年初宣布終止與美國簽署的《軍事互訪協議》,杜特蒂似乎由原本的親美立場,轉為向中國靠攏。

杜特蒂表示,菲國實施堪稱全世界最嚴苛的防疫封鎖措施,或許對經濟有傷害,但讓130萬至350萬菲人避免染疫,像美國等倉促解封的國家都吃足苦頭。

菲國政府遲至6月1日才開始放寬防疫限制,但自此之後疫情明顯升溫,新冠肺炎確診人數激增3倍達82,040例,死亡人數飆升逾一倍到1,945人。杜特蒂坦承菲國檢測能力不足。

因此,杜特蒂堅持菲國在取得新冠疫苗前,不會讓學校復學。他聲稱上周已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開口求助,若是北京當局在開發新冠疫苗上有重大突破,希望能讓菲律賓優先取得疫苗。

面對中國聲索南海主權,杜特蒂卻未施壓北京遵守2016年國際仲裁結果,他坦承這麼做是避免走向戰爭,菲國無力承擔開戰後的代價。

杜特蒂政府的官員透露,菲國只盼確保取得疫苗,哪一個強權國家率先開發出疫苗都無所謂,即便對方是美國。然而杜特蒂主政後,美菲關係變得暗潮洶湧。

杜特蒂在今年2月宣布,退出1998年與美國簽署的《軍事互訪協定》(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VFA),VFA被視為美菲軍事結盟的基石。該協定原訂在美國接獲通知的180天後終止,但6月初杜特蒂以疫情影響該地區政治及其他發展為由,推翻為期6個月的終止程序。

在野黨議員及市場投資人,原本期盼杜特蒂在國情咨文中揭示振興經濟方案,挽救數百萬因疫情流失的就業機會,緩和疫情對經濟的損害,但他對這些迫切議題著墨不多,引來輿論批評。

#菲國 #杜特蒂 #美國 #疫苗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