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630一場鬧劇般的股東會至今,大同公司爭議已經過一個月時間,股東臨時會卻遲遲無法召開,股東被剝奪的權益無法得到應有的、立即的救濟,凸顯國內法源不足,也讓各界質疑主管機關處理大同案的決心與的效率。

6月30日召開的股東會不僅違法,繼之所產生的董事會也遭經濟部駁回變更登記。以董事長林郭文艷為首的公司派,擅自認定市場派有中資成分,並以違反企業併購法為由,強行剔除53%合法股東的投票權,根本踩法律紅線,因此股東當然有權利在合法前提下召開股臨會。

只不過,欣同、羅得公司分別向經濟部遞件申請召開股臨會,經濟部發函要求大同公司在收到公文七日內回覆,預計在8月初截止回覆,經濟部表示將在收到大同公司兩案回覆後再「併案」審查;不禁讓人質疑主管機關有配合大同公司拖延時間之嫌,尤其金管會已明令大同股務必須委外辦理,卻任由大同公司自尋委外股務,也讓人心生公司派依舊擁有主導權的疑慮。

欣同、羅得分別申請召開股臨會,經濟部為何要併案審查?不能即審即核?尤其金管會早就否認中資議題,大同公司依舊以「中資問題」回覆經濟部,可預見羅得公司的申請案,大同仍舊會「複製貼上」。經濟部要等回覆完成才審查,假設又有第三家、第四家提出申請,經濟部是否也要等到大同公司以相同理由全部回覆,再全部併案審查?核准股東自行召開股臨會到底有多難?

看來主管機關傾向由公司召開臨時股東會,問題是,不僅6月30日選出的董事會不合法,上一屆董事會合法性也還在訴訟,且一二審都認定不合法,此時要求股東再向董事會提出臨時股東會申請,根本行不通,也說不過去。

雖然主管機關已勒令大同不能自辦股務,但根據台灣代辦股務機構作業要點,大同單單找股務代理證券商就有理由延宕,也可針對股務自辦提訴願。市埸傳言,大同公司已有國內某家金控證券商配合,且要求原來的股務代理作業,如此股代是換湯不換藥,在「假委外真自辦」的疑慮下,主管機關如何做到公平客觀?

外界皆稱這是一場「大同之亂」,亂象至今無法解決,主管機關經濟部恐怕難卸其責?也難怪股東會質疑主管機關提振公司治理的決心,至今遲遲不願核准召開一場合法的臨時股東會。

#合法 #股務 #大同 #申請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