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躍於荷蘭的爵士鋼琴家方斯由,近期返台演奏,他自小學古典音樂,接受完整音樂訓練,但他坦言,是在接觸爵士樂後才真正理解古典音樂,「即使從古典轉爵士,經過一番轉化的過程,但就跟感情一樣,越折磨你的事情越喜愛。」

左手無名指上低調地戴著一只戒指,看上去像是婚戒,不過方斯由說,他還未婚,笑稱是「自己嫁給自己」,這個戒指,其實是乾媽祝賀他考上音樂班的禮物,戴在無名指上,純粹是因為其他指頭戴不下,也像是跟音樂結婚。

方斯由來自高雄,畢業於師大音樂系、鹿特丹音樂學院碩士,他出生於1986年,自幼學音樂,主修鋼琴,他表示在高中階段,遇見賴麗君老師,獲益良多,「我們可花數小時打磨細節,老師要我把演奏做到位。如果不是她,我不會彈這麼久的琴。」

然而,即使彈得一手好琴,方斯由仍感覺對古典音樂一知半解,2008年參與台北爵士音樂營,像是找到新天地,儘管初期學爵士樂演奏,飽受折磨。

方斯由說,對他而言,爵士音樂在感知的方式上就非常困難,「但越困難,完成時可獲得的快樂,讓我願意一再嘗試。」方斯由解釋,古典音樂有寫好的樂譜,可讓人全面思考,再決定如何詮釋,「爵士樂則是需要馬上演奏自己的想法,必須真誠表達,無處可躲,必須面對自己,卻反而活得更自在。」

回顧學習歷程,方斯由說,不同樂種都能帶給人養分,「我學了爵士和聲,才比較理解古典和聲想表達的事情。彈了爵士鋼琴,回頭彈古典鋼琴,一切又有所不同。爵士樂帶我更加理解古典音樂。」

#古典音樂 #音樂 #理解 #困難 #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