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台灣請來的比利時工程師,經由檢疫程序入境3個月後,因為要回國,先在台灣自費核酸檢驗,想不到竟然篩出陽性。這下比利時也回不去,台灣也住不下,因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還沒算他是本土病例,當然也不是境外移入,不知這位工程師要如何住院,又該如何收費。

相似的案例在最近2個月已出現3起,櫻花妹、泰國移工及比利時工程師,都經由被動篩查出來,且都是因為出國或欲出國而篩查,不是台灣主動篩查出的。顯然這些病例在正常渠道下無法篩查,我們的篩查政策已到了該全面檢討的時候,不能再簡單地搪塞了事。

這些問題指揮中心其實心知肚明,但是處理方法令人憂心忡忡。他們把櫻花妹及泰國移工都不列入個案,因為是在國外篩出來的。先以上國的姿態質疑別國檢驗的準確度,再對外宣稱雖然我們不承認你,但還是會匡列接觸者察查以示負責。這樣的說法頓時讓質疑者沒有話講,大家就相忍為國,不要再戳破台灣無社區感染病例的謊言。但我們可千萬別被指揮中心給騙了,因為根據中國大陸的做法,一個社區感染病例的出現是必須對所有可能的接觸者實施「清零」,不是區區100多位接觸者篩查就打發了。

大陸這麼大的國家,在短時間內疫情會控制得這麼好,就是因為逐例清零。即使北京、烏魯木齊小波再爆發,清零政策一樣能很快將疫情穩定下來。香港和台灣很像,對待病例的作為僅做有限度的接觸者篩查及有限度的限制措施,並沒有清零。後果就是在社區開放之後,殘留沒被清零的無症狀感染者立刻星火燎原,造就了香港大爆發的局面。

台灣會成為明日的香港嗎?照現在的走法,很難說。不要看我們社區已經大開放這麼久了,要爆發早就爆發了。其實櫻花妹與泰國移工都是被指揮中心吃案的本土病例,更誇張的是來台已3個月的比利時工程師,竟然也被陳時中部長歸到比利時感染,不算本土病例,吃案吃到這種地步,吃相有夠難看。這3個病例都該以清零方式篩查接觸者,但都被輕輕帶過,漏匡列一大堆可能的社區病例,我們早已面臨第二波社區感染爆發的臨界點了。

現階段我們可不願意再對社區活動實施限縮,就像改革開放不能回頭一樣。邊境解封也要依序進行,我們也不能自外於國際社會。現在要做的是病例「清零」,出現1個病例時,拜託仿照南韓,篩查1萬個接觸者好嗎?不要像香港湊個100、200人就結案。更不要吃案,吃1案就是吃掉1萬個疑似病例的篩查,當然會殘留病例在社區。

上述3個社區感染病例,如果積極溯源,其實都是在案病例的接觸者,當初只是因為非密切接觸而被排除掉,嚴格說起來也是吃案。只要這種吃案行為不要再出現在廟堂上,台灣還是可以避免步上香港的後塵。

(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香港 #爆發 #比利時 #吃案 #社區